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VOL.96--武侠电影的昨天·今天·明天

武侠茶馆 2018-12-12 07:44:06

提示点击上方"武侠茶馆"关注微信,更多精彩



  在探讨武侠电影发展史时,涉及的中国武侠电影是一个大概念,在地域上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地区所拍摄的武侠片,在概念上包括早期的武侠片和武侠神怪片、香港时期的武侠片和功夫片,大陆时期的武术片和武打片。由于政治历史和电影文化的种种原因,中国的武侠电影经历了几个明显不同的发展阶段。大致上可以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20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传奇时代。根据中国电影资料馆1960年所编《中国电影总目录》所载,仅在1928——1931年4年间上映的武侠片就达227部之多。我们称这一时期为武侠电影的 “传奇时代”,理由之一,是最早期的武侠电影只不过是这一类型的萌芽而已,缺乏足够的类型意识。在最早期的武侠片中,我们不难发现,武打和侠义这两个武侠片的重要元素都不是非常自觉地被运用,当然更远远谈不上形式完备。不少早期武侠片顶着“侠义”之名,但并非真正的武侠类型。其中不仅没有“武”,其实也没有“侠”,只有一个胸怀民族大义的时代青年公而忘私地揭露自己长辈当权人物的卖国阴谋的故事而已。在整体上,这一时期的武侠电影的武、侠两元素尚不完备,更没有上升到核心地位而已。所以,严格说,这一时期的武侠传奇,只能说是武侠片的初步成型,还说不上是——武侠类型的——真正成熟。因为传奇是一种更古老也更广泛的故事类型,其中既有武侠传奇,也包括并非武侠——例如爱情、例如战争等等一一的传奇。根据《水浒传》改编的影片如《武松血溅鸳鸯楼》、《宋江》、《翠屏山石秀杀嫂》和根据《儿女英雄传》改编的《侠女十三妹》系列等等影片,虽改编自正宗的武侠小说经典,但其中的重点或核心却仍是传奇,而不是着眼于传统侠义精神的传播,或真实武功打斗的记录与渲染。


第二阶段:上世纪40——50年代,侠义时代。这一时期电影主要生产基地已经逐渐由上海转往香港,以粤语电影为主。香港1950年代“黄飞鸿电影”的出现,虽然仍是传奇故事的演绎,但却突出了侠义特征。



  主人公黄飞鸿是广东佛山地方的武术名家、跌打医生兼民团教练,医生救人、教练教人、武术家仗义为人,使得黄飞鸿不仅是一个长者,也是一个道德模范,还是一个正义或侠义的化身。粤语片“黄飞鸿电影”盛行之际,可以说是中国武侠电影史上少见的“侠义时代”。只不过,这一“侠义时代”并没有长时间延续下去,原因是黄飞鸿的道德说教,虽然有益于世道人心,但却并非电影观众真正喜闻乐见。观众所看重的,是粤语地方的乡音乡情,舞狮等等乡风民俗,和黄飞鸿的武功打斗-—尽管仍然是一种没有完全脱离舞台感的戏剧式打斗。



第三阶段: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末期,武打时代。以香港邵氏公司的年轻导演张彻、胡金铨等人的创作为标志,武侠电影类型的真正成熟。这一时期的武侠电影名家迭出,流派纷呈,是中国武侠电影的又一个黄金时代。关键并非国语取代了粤语,也不是彩色片取代了黑白片,而是“发现”了“动作片”的真谛,并按照动作片的规律去拍摄自己的武侠电影。一,以动作为构想和拍摄的核心;二,武术指导真正变成了影片的武术导演,并且不断设计并创造出武打动作拍摄的新方法和新形式,为武侠片的拍摄积累了许许多多宝贵的、可以传承的技术和艺术经验;三,电影叙事也寻找或创造符合动作节律的影片节奏,武术动作变成了这一类型电影的最基本、然而却是最重要的“电影语言”。总之,这一时代堪称武侠电影史上真正的“武打时代”。《侠女》所获是戛纳国际电影节的最佳技术大奖,对于武侠电影人而言,这部影片留给人最深刻的记忆,也是女主人公竹林大战的经典镜头。而胡金铨对蹦床的使用,也开创了武术动作的一个新的技术层面。




第四阶段:20世纪80——90年代,娱乐—新影像时代。这一阶段前期的主要生产基地有香港与大陆两大块。香港出现了功夫喜剧的新形式,大陆则出现了武术片的新尝试,在“娱乐片”的旗帜下,渐渐出现了两岸三地武侠电影合作的新格局,主要特征是追求武侠电影风格样式的变革和发展。总体上,这一时期是中国武侠电影的发展和成熟时期,这一时期的武侠电影名家迭出,流派纷呈,是中国武侠电影的又一个黄金时代。不过,这一时期的武侠电影格局处于不断变化之中。80年代与90年代的武侠电影大不相同;而80年代的港台武侠片与大陆武侠电影也不可同日而语;进而,80年代的大陆武侠片本身也有两种不同的渊源和走向。大陆的武侠电影在娱乐片浪潮中方兴未艾,但面临着主流意识形态及其传统电影观念的重重压力而不能迅速就位,而有着悠久娱乐传统的香港武侠电影则因过分的娱乐刺激而走向自我麻痹和衰落。

80年代初期,香港武侠电影进人了一个相对衰落期。功夫喜剧的出现虽说开拓了武侠电影的新天地,但它在建构武侠电影新形态的同时,对武侠电影本身也有一种不可忽视的消解作用——功夫喜剧可以是武侠片,也可以是警匪片,还可以是其他类型的喜剧动作片。此时,大陆武侠电影虽然已经起步,但观念模糊,类型片经验和技术都很幼稚。此时,导演心目中的武侠电影只不过是体育题材影片的一个分支,即武术片。其他武侠题材影片也并不成“型”,孙沙导演的《武当》和李文化导演的《金镖黄天霸》等片在大陆虽说水平较高,但也不过“黄飞鸿电影”的侠义模式或更早期的传奇模式的无形复制。


此时出现的大量武侠影片,除了“大陆开始拍摄武侠电影”的历史纪录价值和“娱乐片浪潮”的推动作用之外,整体上无法与六七十年代的港台武侠片相比,即对整体的中国武侠电影史而论,殊不足道。另一方面1982年香港导演张鑫炎进军大陆拍摄的《少林寺》一片创造了武侠电影的又一高潮。该片不仅创造了票房新高,而且影响深广,在某种意义上,说它改写了武侠电影的历史也不为过。这一时期最好的武侠片大多是香港和大陆合作拍摄的,例如《少林寺》、《少林小子》《自古英雄出少年》、《木棉架装》等等。但从总体上说,80年代的武侠电影仍难以与70年代的辉煌相比。


风靡大江南北的《少林寺》,绝对是电影史上的一个奇迹,原因不在于这部电影的艺术水平或者拍摄手法,而在于赶上好时候了,其时国民对于文化娱乐接近饥渴的状态。


武侠电影的下一个高潮是90年代初的“新影像时代”这是以徐克的电影工作室为领军的,以高科技手段和“后现代”文化观念为特色的新武侠电影形态。徐克导演从1979年的《蝶变》开始进入电影界,在武侠电影中求变求新。

《蝶变》的“科技武侠”未能畅通,80年代转向于《蜀山》之“魔幻武侠”,直到90年代才找到科技与武侠相结合的新方向,从而开创出以高科技手段与影像技艺改革武侠电影的崭新天地。



《笑傲江湖》、《东方不败》、《风云再起》、《新龙门客栈》、《黄飞鸿》、《狮王争霸》等一系列影片,让中外电影观众目瞪口呆。


在徐克电影的启发和示范之下,90年代武侠电影人闻风而动,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武侠电影新影像冲击波。元彬导演的《黄飞鸿之王者之风》、元奎导演的《功夫皇帝方世玉》、袁和平导演的《太极张三丰》、陈嘉上导演的《武状元苏乞儿》、林岭东导演的《新火烧红莲寺》、黄泰来导演的《刀•剑•笑》如此大量影片——这些影片几乎无一例外都是港台与大陆合作拍摄的一一共同营造出90年代武侠电影的银幕奇观。这一时期的武侠电影大多是老题材甚至老影片的故事新编、抛光上色之作。虽然也有让人耳目一新的眩惑功效,但却不耐时间的考验,也难耐细心的品味。随着技术手段的穷尽,这类影片的红火很快就会熄灭,武侠电影的新高潮并不持久。等不到世纪的交替,武侠电影就率先走到了自己世纪辉煌的尽头。



第五阶段:人文电影时代。21世纪以来,主要生产基地仍为大陆和香港,多方合作的势头更加明确和迅猛,随着全球化趋势的发展,中国武侠电影的生产呈现出明显的“国际化”倾向。至此,中国武侠电影开始在“人文”二字上多下功夫。即重视人物形象的刻画,发掘人性描写的深度,增强电影的人生体验和趣味,提高其人文素质,丰富其人文内涵,从而走向人文武侠电影的新时代。所谓“人文武侠电影”,并非只是一种纯粹的理论构想,而是有具体成功例证。李安的电影《卧虎藏龙》就是其成功例证之一。


《卧虎藏龙》在美国影坛搅得风生水起,继获得金球奖最佳导演奖的殊荣之后,又获得奥斯卡10项提名并最终获得了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最佳原创音乐和最佳艺术指导四项大奖,在奥斯卡奖历史的空白处填上了一段华语武侠电影创世纪的光彩。然而,在武侠电影的故乡《卧虎藏龙》得到更多的是习惯性的挑剔,其中包含的经验和启示,至今也没有被深入解读,更逞论真正吸收。斯时,刘伟强导演根据漫画改编的《风云雄霸天下》和《中华英雄》,鲍德熹导演的《天脉传奇》,无论是新影像的刺激还是传奇的老路,都未能真正重振武侠电影的世纪雄风。而张艺谋的武侠大制作《英雄》和《十面埋伏》或是何平的《天地英雄》,甚至周星驰的《功夫》、徐克的《七剑》和成龙的《神话》,也都不过像一朵朵灿烂的焰火,很快熄灭,而后使武侠电影星空显得更加黯淡。


电影《十面埋伏》真心的,当年还小的一直不明白这部电影除了国际章的肉体以外,还有什么卖点。几场野外亲热戏,看得当年的我心潮澎湃啊!但看完之后,卖点呢?这好像不是黄片吧!

当年小燕子还顶着“票房毒药”的骂名,这电影在当年也算是大制作了,可是整个故事非常单薄,反正当年的票房也是在热倒灶。


看起来,中国武侠电影虽仍然“英雄”辈出,却似乎已近末路黄花。如上所述,中国武侠电影的传奇时代、侠义时代、武打时代、娱乐新影像时代都已成过去。无论多么奇妙的故事、奇妙的武功打斗或奇妙的影像冲击,都难再让见多识广的中国电影观众感到新鲜,更不要说对世界电影继续做出较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