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Year In Guangzhou 对工工工的采访

他信你 发表于 2020-08-22 12:47:53 | 只看该作者
0 0

来自北京的老北京犹太裔粤语节奏乐队工工工即将在这周来到广州,在周日与落日飞车共演,目前门票已完售。但体贴的工工工二人组因为担心想看他们的人看不到,于是周六晚上八点半会在 Rozz-Tox 加演一场,与来自深圳/武汉的 ZMK 以及来自广州/香港的永湿者一起,3 个 2 人组一起为大家带来一个轰隆隆的夜晚。

而在演出开始前,住在广州的撰稿人 Bryan 在他运作的公众号 One Year in Guangzhou 上对工工工作了一次至目前为止挺全面的采访,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一下这个有趣的乐队,我们翻译了一下然后放到这里来,相对原文来说有少少增删。以下请看:


Incoming Band Interview: 工工工

翻译:洋洋 

Bass : Joshua Frank 

Guitar / Vox : Tom Ng


工工工的音乐是幻影节奏与迷幻嗡鸣的有机结合体,他们由始至终的创造性与实验性为我们带来了许多天马行空的作品,包括在新源里地下通道与萨克斯风手王子衡共同演奏并录制的「Dixia Beijing 地下北京」,以及在总统琴行(香港营业最久的琴行/排练房)D 室录制的「President Piano Co. Tape 總統琴行錄音」,而这一次所用的器材都经历了 40 余年的使用和损耗,赋予了录音自己独特的声响。

 

工工工的 Bandcamp 页面

 

Joshua Frank 和 Tom Ng 似乎仍然在他们过往的乐团更为出名:Joshua 与他的兄弟 Simon 共处的 Hot & Cold 在 D22 全盛时期非常活跃;而 Tom Ng 与 Ou Jian, Vince Li 的乐队 憬觀:像同叠 The Offset: Spectacles 在香港组建,而后迁居至北京活动。另外在 2010 年组建的玫瑰楼虚拟录音 Rose Mansion Analog 厂牌更是把上述乐队以及 Soviet Pop(由来自 Snapline 的李青与李维思组成)紧密联结起来。

 

 工工工最新的发行Rhythm n' Drone II | 節奏與嗡鳴二是该系列录音的第二部,作为玫瑰楼虚拟录音部分成员重聚后的最新作品,Rhythm n' Drone II | 節奏與嗡鳴二包含了两首二十多分钟基于与 Drone 的 Loop 的吉他音乐。这一次 Joshua 的兄弟 Simon 加入了合作演奏中,听说他最近正在自己的 Lonely God Record Label 制作“潮湿的” Techno 音乐。


- -——- -


演出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就要开始了,我找到了 Joshua 和 Tom,与他们谈论了下广州的演出以及接下来工工工的发行计划: 

JF = Joshua Frank // TN = Tom Ng    


两位之前有来过广州吗?

JF:我们在2016年的 Classic Asia Tour 中与 Tonstartssbandht 一起来过一次广州。所以也许这次我们最期待在广州大吃大喝了!还记得那次巡演我们从大阪开始到京都、东京然后香港、深圳、广州进行了六天连续演出没有休息。当时超越极限的演出安排把我们都精疲力尽了,虽然还是蛮值得的,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简直是反人类。演出完的第二天我们终于休息了,去喝了不错的早茶。

TN上一次在广州演出刚好是我的生日!我的确希望可以多在广州演出,因为工工工的歌曲都是用粤语写的,我很好奇熟知粤语的观众在听到我们的音乐会不会有不同的反应。

 


关于广州的地下音乐,你们有什么了解吗?

JF我对于广州的地下音乐并没有特别了解,但是永湿者和 ZMK(平时主要在深圳)是我们的好朋友。而包括 The Molds 和 Boiled Hipppo 煮河马 的黑胶都是在广州压制的。我们也在附近的潮州制作过磁带。所以即使并没有太多本地(地下)乐队,我感觉广东仍然在中国地下音乐圈内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我听说琪琪音像有帮忙组织周五在Rox-Tozz 的演出,你们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TN一年前在参观广州的一个黑胶工厂时我认识了小吉和 Petechen,自从那时起小吉就一直很希望我们可以再到广州演出。3 月 18 号我们将来广州在凸空间为落日飞车开场,除此之外我们觉得应该为广州有着相近想法的人举办多一场演出,于是我们与琪琪音像在最后时刻决定在 Rozz-Tox 一起张罗了这场演出。另一方面一家名为刻刻制作(Hak Hak Manufacture)的车间也将帮我们制作第一张 lathe cut  7 寸。


- - - -

地下日记 live@fruityspace, Beijing,2017/2/16*


我一直没有机会看工工工的演出,对于这次在 Rozz-Tox 的演出自然十分期待。想知道你们最喜欢的演出方式是什么,是较长长度的即兴吗?是怎样的精神状态支持你们在大家面前演奏长达二十分钟的歌曲?对于我来说这可以算是考验了。

JF我们的演出偶尔会包含更多即兴的元素,但大部分时间我们首先会做出歌曲的基本架构,然后用各种手法让其保持充盈的能量。最近在上海的演出,观众都十分投入地随着音乐跳舞;可以看到音乐的能量传递反射给观众,而且是在不需要鼓的情况下。感觉很不错。

TN我认为在演出的时候工工工会对环境与氛围做出反馈;的确当观众与乐手进行能量交换的时候感觉真的很有趣。氛围越是充满能量,我们的演奏就越激烈;我们的演奏越激烈,能量的传递和流动就会更多。一定层面来说,我们的音乐更多是身体上而不是韵律上的,如果你明白的话。

 


在你们最近的发行「Rhythm n' Drone II | 節奏與嗡鳴二」中,Simon也参与了演奏,这有让整个过程有所不同吗?

JFSimon 是我的兄弟,我们有一支乐队叫做 Hot & Cold,这次的录音除了他还有 Tom 在憬觀:像同叠的老队友 Vince Li 来一起演奏吉他,我和 Tom 的话就像和老朋友在一起玩一样。这实际上就是另一种沟通和互动的方式,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当然,一定要说的话我觉得音乐元素更丰富,而乐手间的互相聆听也变得更重要。

TN我与 Josh 有乐队工工工,与 Simon 在台湾有噪音计划爱情研究所,与 Vince 也有乐队憬觀:像同叠,所以这次和他们在一起演出和往常没什么不同。他们都是我信任的音乐家,所以可以在我的节奏上即兴发挥不需要我做出任何反应。我相信这当中一定有特别的化学反应,但所有事情又都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

 


最近有什么音乐给你带来创造力?你们有通过阅读书籍、观看电影或者聆听音乐以获取灵感吗?

JF音乐上我可能主要受各地的另类电子和民谣音乐,他们主要都有极强的节奏和有趣的质感,同时闹哄哄的。我的工作是纪录片摄影,经常对视觉上的细节和架构着迷。Tom 有设计和动画的背景,所以他经常思考各种各样的方式去设计、印刷我们的录音发行和举世闻名的工工工 T-shirt。这支乐队注重的不仅仅是音乐,更是代表一种探索,对我们各类点子的尝试,同时也是我们友情的延伸。

TN没有。

 


我比较好奇两位是如何炮制出一首二十多分钟的音乐,做出这样繁复而迷幻的音乐需要冥想吗?或者说你们相信并投入宗教上的灵性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吗?

JF其实演奏20分钟并没什么难度,只要不要停即可。我们并不在乎每一次录音的长度,同时我也不会把我们的音乐与灵性扯上关系。工工工就是纯粹地着迷于节奏与重复中蕴含的力量,演奏与聆听这样的音乐会把人带到不同的状态中去。 一般来说我们的音乐是从更长的即兴中提炼出来,再慢慢为其建立结构。要将一段即兴精简至最佳状态,并保持简洁自然的行进,可以说是一个挑战。这就是我们部分音乐有意留下一个开放结尾的原因:要是我们过于刻意去简短歌曲的篇幅或者去凝结他,就会失去本身应有的感觉了。

TN当有听起来不错的东西正在进行时,没有人会想要停下;所以要写一首20分钟的歌其实真的不难!通过重复相同的 riff 你就会慢慢专注于那些细微的变化与差别,并把能量投入到细节中;这些细节虽然很难被发现,却正是推动音乐行进的关键。



最后想问一下工工工在 2018 年有什么计划?Hot & Cold 会重启吗?你们会以工工工的名义发行新的音乐吗?

JF我们去年九月十月在纽约已经为首张黑胶全长录制好了足够的材料,并打算在今年的晚些时候发行,当然还会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其他录音;希望可以带上全长到美国和欧洲巡演。另外,我和 Simon 并没有在 Hot & Cold上面专门花很多时间,但我们和 Tom 三人的确有进行中的计划。

TN是的,另外就像我先前说的,我们将在广州的第一场演出发行一张 lathe cut 单曲某一種惡魔」。


*文中视频来源于腾讯,感谢上传者。

阅读原文跳转至 OneYearInGuangzhou 英语版页面,各位今晚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