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张建民区域性语言在国家安全中的作用

语言文字政策研究 2018-11-08 14:01:11

“国家安全中的语言战略”论坛嘉宾发言特稿


区域性语言中的“语言”一词既有语言学上的含义,也有政治学上的含义,只有作这样的解释才能说明它在国家安全中的作用。国家安全指的是什么?国家安全指的是国家内部的安全,还是国家外部的安全?应该说是包括内外部的,可是我们现在很多的研究,主要还是集中于一个国家自身内部的安全。

语言的使用是可以产生言语的,这是从经典的语言学理论出发得出的结论;哥本哈根学派的代表人物维夫认为安全即“言语行为”,是一种以言语行为方式对威胁进行建构的社会进程。在这点上,语言就和国家安全挂上了钩。世界上存在着的6000多种语言在国家安全中并不处于同等地位,一些国家会基于自身安全来选择区域性语言进行教育。这里的区域性语言实际上所指的是在特定的地理范围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语言。它是按照人类语言活动的空间分布状态来划分的,和一个区域内的政治经济活动活跃度密切相关,具有跨国界的区域覆盖性和互通性的特点。也就是说它的覆盖面是比较广的,而且区域性语言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其背后具有经济力量、政治力量、社会力量的支配。也就是说,在特定区域里说这种语言的人的身份背后反映了它的经济实力、人口体量、社会发展进程的水平。当然在那个区域里面,这种语言是得到公认的,具有互通性。中央发布的《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外人文交流工作的若干意见》特别强调语言互通,语言互通并不是要求我们对世界上所有的语言马上就一一去学,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需要优先选择一些比较关键的区域性语言来实施这项政策。

区域性语言的选定,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决定,一个是从自然地理,一个是从网络空间。语言的边界从自然的角度来看既有确定性又有不确定性。语言产生于特定的区域,有时可以依据自然因素来划定边界,往往是河流、山脉等等,但越接近现代,人群的流动性就越大,常常越过原有的边界,形成更大的地理分布。我们很难从单纯的自然的角度来划分所有语言使用的边界,进而确定它的使用人口密度。但是有一些语言相对于其它语言来说具有更高的使用价值,在某一区域中发挥出跨国界的影响力,这就形成区域性语言,它具有非常重要的国家安全意义上的作用。如越语,由于历史原因,一部分越南人移居到了美国、澳大利亚。在我国对越语重视的人不多,但是越语跟我们国家的意识形态安全方面是有密切关系的。我们两国都是社会主义国家,除了意识形态方面极其相似之外,也有一些不同点。不同点在哪里?可能各自有不同的表述。正因为不同点的产生,就形成了历史上我们两个国家之间的摩擦。

从网络空间来说,韩语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语言。以网络为基础的信息技术形成了空间、事物和人地关系的一种新的组织形式,出现了虚拟化的区域性语言空间。现在“韩流”在很多国家都比较流行,有很多人实际上不是通过正规学校学习韩语的,恰恰是通过韩剧等等来掌握的。在中国的网络空间里,韩剧的播放量非常大。韩国人的思想意识实际上会影响相当一部分人。

从区域性语言选定的功能角度来说,首先它就具有特殊的政治功能,总是为了配合一个国家的安全战略。中国在这方面的研究还没有很好地开展,我们把很多的力量放在了国内部分,对国际这部分研究得比较少。现在中国发展很快,作为一个在国际上负责任的大国,有关部门要注重区域性的语言选择,特别是和我们国家安全相关的语言,比如像印地语、泰语就需要重视,但是我们国家现在能掌握印地语的人数实际上不多。从国际战略来说,更远一点的斯瓦西里语也非常重要,这个语言在非洲是一个区域性的,可以互通的语言,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中国大量的公司到了非洲,碰到了很多问题,尤其是安全问题,有的时候要通过斯瓦西里语来解决,但是我们对这方面重视得实在不够,开设这门语言的也只有三、四所大学,真正毕业以后能够用这门语言从事工作的人才还不是很多。

世界上一些国家所选定的要重视的语言基本上是和地缘政治相关,或者和全球化过程相关的。可以选定为区域性语言的包括与一个国家内外部的地理分布上相邻或不相邻的语言,当然也包括方言。最著名的就是2006年美国推出的“国家安全语言计划”,在这个计划中关键性语言的语种主要有阿拉伯语、汉语、朝鲜语、俄语、印地语、日语、土耳其语,选择这些语言的背后有很深的战略考虑。美国不仅仅是在国家层面上制定了计划,同时它下面的军事部门也制定了相应的计划,空军要求掌握的语言中也有汉语,但包括了四种:普通话、粤语、赣语、吴语,它有一个政策,如果你会这四种,每个月可以得到奖励五百美金。从这个角度来说,区域性语言不仅仅是人们日常认定的一种语言,也包括这个语言所属的方言,这取决于使用的人口密度、经济体量等等。

美国为什么这么来选,实际上是基于城市与空间,缓冲地带与冲突地带这样的原则来制定的,它受到经典的地缘政治思维模式的影响。关键语言在军事上有俄语、朝鲜语、日语、汉语。因为在冷战之后,美国的一些著名的政治家不断在鼓吹现实主义的地缘政治。从基辛格、布热津斯基到约翰·米尔斯海默一路过来,他们认为欧亚大陆是美国的纵深地带,美国要称霸必须利用不同力量的平衡,美国要做一个中间人,从中获利。所以作为美国的纵深,可以分成三大部分,一部分是西欧,属于有矛盾的盟友;一部分是俄罗斯,他们认为是美国战略利益的心脏地带,是要特别警惕和打通的;还有一部分在东亚,是最可以挑起战端从中获利的。因此,可以看到美国关键语言所选择的范围:心脏地带和在东亚地带就是俄语、朝鲜语、日语、汉语。基辛格认为对美国形成挑战的是俄国、中国、日本、印度,还有一个是巴西。由于巴西就在美国的后院,美国主要的关注还是传统的纵深地带,在欧亚大陆。为了做这种平衡,所以它必须选择相关的语言来搜集相关的信息。在反恐上美国选择了阿拉伯语、印地语、波斯语、土耳其语。由于恐怖主义的来源比较集中在亚洲区域,这促使美国的国家安全边缘开始延伸,选择这些主要在亚洲的语言背后都是从它的国家战略考虑的。其中印地语美国人并没有明指,其实印地语跟乌尔都语是非常接近的,选择印地语隐含着一是对印度的关注,二是对巴基斯坦的一种警惕。

再看看澳大利亚,在《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政策白皮书确定的目标中,澳大利亚要学的是汉语、日语、印尼语或印地语,它所包含的语言比美国要少,选择这些语言体现了这种语言背后的语言权利和语言权益。如果有充分的力量来选择这样的语言,就可以获得相应的利益。澳大利亚总体的实力不如美国,但是它是跟随美国的,所以只能选中跟其利益直接相关的一部分语言作为它的战略目标,这说明澳大利亚的安全形势远不如美国严峻。

区域性语言的选择实际上涉及到一个国家的政治稳定和军事战略,也关系到经济和信息安全、国际反恐等问题。2013年11月乌克兰危机很大程度上是语言引起的,当时亲俄的总统拒绝签署和欧盟的协议,但是却很快地签署了和俄国的商业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出现部分民众抗议,其结果是2014年2月成立了新政府,在这一过程中乌克兰国会决定通过禁止俄语作为区域性语言的法律,尽管总统没有签署,法律也没有生效,但是深深地埋下了国内民族的矛盾,很快引起骚乱,最后在它靠近俄国的边界有些区域纷纷宣布独立,主要是俄语区。从这一事件就可以看到语言能促进一个国家的统一,但语言政策的选择不恰当,也可能造成一个国家的分裂,这是一个平衡的问题。这一事件也告诉我们,需要不断地探索区域性语言在空间上的分布及其发展的规律。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了解它存在的途径和方法,利用它的优势为国家安全政策的制定提供理论依据和科学指导。

综合上述,我们可以看到,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不仅要加强国际通用语言的教育,同时也要采用切实措施加强区域性语言的教育,这样就可能为化解和解决相关问题提供语言的支撑,从而实现语言互通的目的。在这方面确实有很多需要研究的东西,需要在语言和国际政治的关系方面花大力气去探索,从而制定出适合我们国家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应该拥有的语言战略以及相应的区域性语言政策规划。

(张建民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汉语文化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