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困在一对一执念里的人后来如何了?

惠君儿 发表于 2020-04-04 07:26:21 | 只看该作者
0 0

临在为本,九型为镜

自我觉察,内圣外王


北京,四季分明,冬天冷的彻骨,适合疗伤。我是因为这句话来的北京。

 

这句话出自网上一个短篇小说,作者不详,流传很广,至少在2008年冬天,很多城市广播的情感主播们都在第一场雪来临的深夜,用不同的声音演绎了这个近两万字的故事。

 

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沈瑶和李晓军,作者以沈瑶的口吻讲述了她对李晓军十年的情感纠葛。17岁的校园爱情,始于温柔美好,大学两地分居,每个月在武汉到广州的火车上来回奔波,甚至可以在充满民工的过道里站着呼呼大睡。大三那年,一个为爱情而活的女子在假期里奔向她的爱人,不会说粤语,找不到工作,她却必须忍受他的爱人已步入社会的生活,不善言辞的他可以在酒桌上和女同事背陆游的《钗头凤》,可以说一口流利的粤语,打电话偶尔会背过身去,已然不是她认识的样子了。于是她作,她闹,她想获得他全部的关注,最终她用了一根名为爱的绳子勒死了自己的爱人。

 

三年爱恋,七年怨恨。分手之后她没有告诉他怀孕,她想把孩子生下来,她想多年以后可以带着一个酷似李晓军脸的孩子站在他面前,看着他震惊错愕,而她在旁边凌厉的笑。报复,成了她唯一活着的理由。21岁退学的孕妇沈瑶成了一把出鞘的刀。她和所有认识的人断绝联系,她隐瞒身孕去赚钱,她以为等她存够了钱就可以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心待产。可是工作的疲惫让她在众目睽睽下失去孩子,不明真相的同事把她描述成被人包养又被抛弃的小三。她拿着两个月的工资站在十字路口,满眼望去,一无所有。

 

她到了北京,在公主坟租了一间单身公寓。她陪小区里的爷爷们下棋,陪奶奶们说话,他们会在下雨的时候帮她收衣服,她开始学习,工作,生活也渐渐露出笑脸。唯一和常人不同的是,她无法面对黑暗,每个夜里她都要抚摸着有李晓军温度的东西才能睡着,李晓军的领带,李晓军送她的发卡,他们来来往往所有的机票车票,还有他们唯一一次欢爱的床单,那上面有她的处子之血。血红。他们曾可笑的想把第二次约定到新婚之夜,可是再也没有了。她拒绝了所有男人的追求,有时候也会被他们花一样的绚丽所打动,可她用最刺耳的话去伤害那些真心,在她心里,没有人能如李晓军一样像皓月悬在她心灵上空。

 

只是他们一直在错过,比如他们想给彼此惊喜,于是在相向而驰的列车上错过;分手后他想找她,辗转找到她工作的地方,却是她被开除的第二天,他知道了她被包养又被抛弃的传言;后来同学聚会上相遇,她难过到无法发出声音、他却对她视而不见;再后来时隔十年,她飞回广州去做告别仪式,她想放下怨恨,却正好看见他护着已孕的妻子消失在人海里……

 

我无法再去回忆这个叫沈瑶的女孩子,我只记得到了北京之后,我独自去了公主坟,我想找到她,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一直没有找到,但我依然相信她在北京的某间屋子里生活着,周末的时候她会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无意识的叫出李晓军的名字。于是我在北京住下来,像她故事里描述的那样,学习,工作,不温不火的笑,看着生活慢慢露出笑脸。

 


后来这个让我心疼到无以复加的女孩子又出现了,这一次她不是沈瑶,她是慕容秋荻。她的爱人不再是那个500强企业实习的李晓军,而是绿水湖前、翠云峰下,神剑山庄身名显赫却不快乐的三少爷谢晓峰。巨幕之上,慕容秋荻用最温柔的声音说着最狠绝的决定这个人,如果连你也杀不了他,这是世上就没别人了,哀怨难舍瞬间化为切齿痛恨。是有多爱才能再被抛弃两次之后依然难舍?是有多恨才能请剑痴高手去杀自己深爱的人?

 

慕容秋荻的记忆里一定有如她音容甜美的场景。绿草如茵的山坡上,浓阴如盖的大树下,站着个清清淡淡的大女孩。她对他笑,美丽飘忽。他也对她笑,她笑得更甜,他就走过去,采下一朵山茶送给她。她却给了他一剑。剑锋从他咽喉旁划过时,他就抓住了她的手,她吃惊的看着他,问他:你就是谢家的三少爷?”“你怎么知道我是?他反问。因为除了谢家的三少爷外,没有人能在一招间夺下我的剑。他没有问她是不是已有很多人伤在她剑下,也没有问她为什么要伤人。因为那天春正浓,花正艳,她的身子又那么轻,那么软。因为那时他正年少。

 


只是后来,一次两次的抛弃已经让她崩溃癫狂。

 

她爱他,她有她的骄傲,她试着去靠近他想过的生活,可她的脚踩不到泥里去,她做不到想象中的迁就和卑微,她爱他,更爱他的身份。她歇斯底里的质问,太阳就应该挂在苍穹之上,为什么你不懂?谢晓峰同样无奈,平凡人的快乐为什么你不懂?

 

看,爱上不同世界的人就是这么痛苦。

 

她恨他,她要杀了他,可听到他的死讯,她又那么难过,连恨都做不到纯粹,对一个骄傲的大家小姐来说,够悲哀了吧。

 

在电影版中,竹叶青成了她的书童,同样爱她不得。她用最狠绝的话去伤他,“你不配”三个字让阴晴不定的竹叶青用天尊的身份证明自己,可是不爱啊,又该如何证明?

 

江湖,依然是身不由己的江湖。

 

谢晓峰以为做了没用的阿吉混于市井就可以过想要的生活,他也的确从底层百姓的乐观中体会到了一点点快乐。可是仇人的追杀,旧爱的逼迫,让他不得不做回谢晓峰。一旦做了谢晓峰,就永远是谢晓峰!这是宿命。性格决定的命运。

 

爱情,依然是身不由己的爱情。困在模式里找不到出路的爱情。

 

慕容秋荻以为杀了他就不会再难过,最后一刻却情愿以死换他一点点怜惜。

 

古龙的作品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故事里的人现实里也有,比如偌大的城市里,有许许多多的慕容秋荻,她们可能叫沈瑶、张瑶、李瑶…… 她们在自己的爱情里挣扎、受伤害,同样身不由己。

 

爱而不得苦,恨而不得殇。无明中的执念让大家困在自己的性格模式里创造了人世间的爱恨情仇。离合悲欢。

 

尔冬升说慕容秋荻是很可怕的女人,网友调侃说这个故事告诉大家,女人不能惹。可是我却希望我的手臂足够长,长到可以穿过巨幕去给慕容秋荻一个温暖的拥抱……

 


扩展阅读:

在人类演化的过程中,存在着三种基本求生存行为,西方的九型人格理论称之为副型,包括:自我保护行为(自保);社交行为,或称团体行为(社交);一对一行为,或称亲密行为(一对一)等,我们每个人在这三种副型行为的表现程度各有不同,但其中一种会占主导。一对一副型就是一对一占主导的。

社交、自保、一对一分别对应着名利情。简单来说,一对一副型就是在求生存的过程中以情为主。通常表现为:跟特定的人维持亲密关系、性关系、个人魅力、亲密感、结盟及融合等。一对一副型的人一直在自身之外找寻某个会完善他们的人或情景,往往在亲密关系领域会一再出现问题,他们一直渴望亢奋的体验。不只是性体验,而是所有能让人产生相似的“触电感”的活动。 

一对一的人在情感上有洁癖也有优越感,渴望灵魂伴侣,会把自己幻想的爱人投射到真实的人身上,会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也善于跟某个人进行深度的情感连接。他们每个阶段的朋友不多,但都走的很深。他们喜欢独处,在感情里情绪化,傲娇又做作。 

一对一副型形成的原因是与异性父母情感连接断掉了,在行为上表现为情感忽视或者对异性父母的依恋。

一对一的痛有点像四号的痛,卡在渴望与父母深度连接的情感缺失上,并企图找理想的伴侣来填补这个缺失,实际上一对一的痛是与神(本体)分离的痛,是一种回家的召唤,只是错误投射成对理想父亲或理想伴侣的追寻,在亲密关系中去纠缠。这注定是失败的,实际上一对一的痛苦,是一种转移,把内心与神分离的痛(人类原始的痛)转到你情我爱的爱情游戏。

但是一对一的功课可能就是通过纠缠的痛苦看清真相,从内在实现与自己神性的合一,从外在实现亲密关系中的合一。逃避真实的关系而追求与神性的合一(柏拉图式爱情)实际上也是一个幻相,是一种灵性逃避。一对一的关系实际上是和自己的关系,只有真正去体验那个分离的痛以及那个空虚才能真正去体验那个合一。


精彩推荐:

梅艳芳  陈坤 章子怡  张一山  邓丽君  王菲   宋丹丹

刘若英  李开复  木心  任正非  贾玲  沈从文  伊能静  

郎平  刘德华  高晓松 罗京 蔡澜  王宝强  朴树  杨绛  

李健 李安  金庸

同样有创作天赋,4号和6号有什么不同?

4个案例告诉你,3号和4号的演员有什么不同



东方九型——实修的九型


从东方视角出发,致力于建立心理学和灵性的桥梁,还原到九型人格的灵性传统,以“临在为本,九型为镜,自我觉察,内圣外王”为宗旨,通过系统课程和课后共修建立一套实证、实修的成长体系,协助每一个生命寻找回家的路!


我们不简单传播九型,我们运用九型服务生命!

东方九型看世界
大千世界真奇妙,东方九型看门道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