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方言——轻松一刻

Feng菲之采 发表于 2021-02-04 10:23:19 | 只看该作者
0 0

周末时文(本周油印专题阅读量已经够大了,轻松一下吧)


上海话谐趣教学

数字篇

有种全部叫一塌刮子,有种佩服叫一帖药,有种over叫一脚去,

有种难寻叫幺二角落,有种不堪叫烂污三鲜;

有种委屈叫三夹板,有种穿帮叫刮三,有种整齐叫的角四方,

有种肥胖叫五顑六肿,有种乱讲叫七支八搭;

有种遥远叫老里八早,有种繁忙叫七荤八素,有种搓人的礼貌叫“谢谢侬一家门!”。

情绪篇

有种心碎叫懊闷痛,有种中刀叫吃老酸,有种快意叫现开销,

有种幽默叫嘲讥讥,有种开心叫笑嘻嘻,有种郁闷叫碰着赤佬;

有种反弹叫翻毛腔,有种态度叫横竖横,有种到位叫至真,

有种过分叫胡天野地,有种发春叫吃煞侬爱煞侬,有种诘问叫“朋友,侬哪回事体啊朋友?!”

颜色篇

有种面色夹髎势白,有种颜色黑铁墨托;

有种角落黑孛隆冬,有种光线暗孛留秋;

有种尴尬白板对煞,有种萝莉雪白粉嫩;

有种草地碧绿生青,有种内幕乌漆墨黑;

油墩子黄哈哈,萤火虫绿莹莹;夜到关灯墨黜黑,饭米糁迹足白塔塔;

写字勿好墨团团,蚊子拍死血血红;彩色翎子接接牢,果皮纸屑莫乱抛。

人物篇

在上海,有种男人叫模子;有种女人叫十三点;

有种小孩叫小赤佬;有种主妇叫马大嫂;有种专家叫老法师;

有种和事佬叫老娘舅;有种平民叫拉吊环个;

有种警察叫黑猫警长;有种合伙人叫连裆码子;有种傻瓜叫寿头;

有种乡下人叫十六铺上来个;有种圆滑叫浆糊桶;有种嘴馋叫馋痨坯;

有种软弱叫软脚蟹;有种资历浅叫嫩头;还有一种把钱花光用光的人叫

脱底棺材。

ABB篇

心里发毛吓丝丝,为人练戆寿噱噱,一慢二看笃悠悠,

办事离谱王伯伯,动作拖拉木太太,天热捉只叫哥哥;

得意忘形神兜兜,跳只舞蹈蓬拆拆,黯然销魂惨兮兮,

难以收做糊哒哒,有种价钿辣豁豁,钞票勿缺摸老老,

囊中羞涩结绷绷,老吃老做疲沓沓,朋友要轧嗲妹妹,老公勿寻花拆拆。

AAB篇

铜铫烧水踏踏滚,出炉山芋呼呼烫,大雨淋身淌淌渧,心情舒畅适适意,

传人八卦迓迓叫,心中呒底得得动,上海产品乓乓响,生意勿好关关脱;

有种事体墨墨黑,有种小囡雪雪白,外滩灯光敞敞亮,脱底棺材精精光,

一顿生活辣辣叫,大兴手表野野乌,毛脚上门别别跳,面试勿过刮刮抖。

ABAB篇

胖子走路妈发妈发,厂里劳动吭哧吭哧,劳模奖状麦克麦克,效益勿好氽发氽发,

终于下岗晃几晃几,晃到宜家兜发兜发,碰着熟人躽发躽发,六尺面床睏发睏发,

免费咖啡嘬发嘬发,眼乌子骨碌瞄发瞄发,看见阿姨花发花发,碰到坑子阿潽阿潽,

眼睛一翻巴瞪巴瞪,脚爪胸口捋发捋发。

头字篇

戆头戆脑小鬼头,手里拿只勃落头,肉里挑刺捉扳头,热天生只热疖头,

斩来斩去是冲头,挺斩勿走是寿头;

最噱头,野人头,骗脱一刀老人头,留下来,侪癞头,奶末头,

有花头,油条只吃滴滴头,作事体,勿要投,当心敲着骷浪头,

最吃亏,老实头,人人当伊洋葱头。

老字篇
有种高调老三老四,有种圆熟老吃老做,有种意外老鬼失撇,城府森森老甲鱼,

不可言说老鬼三,家事裁判老娘舅,资深宅女老姑娘,半昵半嗔老棺材,

有种不怯叫老茄,有种花牌叫老K,有种瘾君子叫老枪,有种小而弥坚叫老结,

有种失落的记忆叫老城厢。

有种抗议叫“朋友,侬帮帮忙好伐”




本文原刊于2015年6月14日文汇报 笔会 原题“越界来到青春的广场”


“艾玛,削你啊!”那嘎都是东北人,那嘎盛产高丽参,那嘎猪肉炖粉条,那嘎都是活雷锋……说东北人说话带大碴子味儿,那是相对北京语音而言,东北人的普通话放全国还是很标准的。著名小品演员大本营,东北人说话贼逗,好像随便一口都能整上一段二人转。

“京油子,卫嘴子。”
京津离得近,两地人都嘴贫,但北京人是油,见多识广会忽悠,侃上几个小时用词都不带重样的,北京人也讲道理,凡事不离一个理字;天津人是嘴碎,说相声抖包袱不嫌累,妙语频出,教人回味。

“当里个当,闲言碎语不要讲。”
山东快书《武松打虎》说道:“当里个当,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山东好汉武二郎……”山东人话少,但一语中的,山东话说这叫闷不吭。山东大汉豪爽讲义气,路边不平一声吼,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嫩倒是说说中不中?”
河北人王宝强在《天下无贼》和《士兵突击》都被安排说一口河南方言,大概在导演们的意识里河南话天生显土范儿。其实古代在洛阳建都的好几个朝代官方语言都是河南话,那时候能说上流利的一口河南话,绝对是“高大上”啊。

“额滴神呀!克里马擦!”
曾有网友排“最难懂方言排行榜”,陕西话竟然排第五——在对陕西话普及做出重要贡献的《武林外传》里,佟掌柜腔明明很好听懂。不过陕西方言也的确有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比如“扑西来海”是说人邋遢,“克里马擦”是麻利点儿,“噶达马西一和滩”是说乱七八糟一大堆。

“瓜娃子说你啥子好嘛?”
四川话多拖音,听起来像撒娇。四川人说一个男人是“耙耳朵”其实饱含赞许,怕老婆只因为爱老婆;水灵灵的川妹子又媚又辣,吵起架来“嘴巴狡”(能说会道),当然,她们发起嗲来也无人能敌。“老子信了你的邪!”
有首用武汉话唱的歌叫《信了你的邪》。许多湖北人说话分不清n和1,《奔跑吧兄弟》在武汉录节目,测试题之一是找本地人念绕口令“刘奶奶找牛奶奶买牛奶,牛奶奶给刘奶奶拿牛奶……”可以想象,念到最后,恐怕“湖北人卒”。

“小娘鱼是什么鱼?”
金庸喜欢听小娘鱼(小姑娘)说苏州话,《天龙八部》的阿碧一口软糯苏白。“宁听苏州人吵架,不听宁波人说话”也足以说明吴侬软语之悦耳。苏州人吵起架会说“阿要把柰两记耳光搭搭”(要不要给你两记耳光尝尝),完全不像北京话“抽你丫”那么简单粗暴。

“我母鸡呀,洒洒水啦。”
有句俗语叫“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普通话”。广东本地方言在外人听起来如同鸡同鸭讲的鸟语。粤语你可能不会说,粤语歌却一定能唱上几句。粤语保留了大量古汉语用词,音韵抑扬顿挫。而香港地区的粤语喜欢夹英文,比如“好有feel”。

“我是胡建人啊!”
“胡(福)建人怎样学普通发(话)”这张PS的“教材封面”前段时间占领了朋友圈,虽属伪造,但实在 “灰常”符合人们对福建人说普通话的印象。

“表酱紫,想怎样?”
网络上的“台湾腔速成教材”令人爆笑,但话里话外的礼貌和温柔,值得急躁的人好好学习。同样,上海男人虽被嘲讽“娘娘腔”,但上海男人对上海女人的体贴包容,却是直男们的榜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