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坛不老传奇谭咏麟再发新专辑,看巨星与天王合作有多累心

传奇山人 发表于 2020-11-27 13:44:44 | 只看该作者
0 0



文 | 李斌

校对 | 刘而江

编辑 | 安西西


出过130多张专辑、开过500多场演唱会,66岁的谭咏麟40年来从未离开过我们的视线,他是香港无人超越的歌坛神话,是一代人的偶像,也是大家尊敬的谭校长。4月19日,为了宣传他的新专辑《欣赏》,刚下飞机的谭校长就接受了音乐财经的独家专访。


在酒店里等待的过程,说实话有些忐忑,因为他也是我20年前的偶像,当年用录像带看了很多谭咏麟的演唱会,那些熟悉的老歌也是我的少年记忆。如今,能近距离面对这位巨星,更是20年前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按照约定的时间,谭咏麟和他的经纪人走进了访谈室,黑夹克、牛仔裤、运动鞋,一身休闲打扮,还戴了一副黑边眼镜。我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并告诉他我们要做50分钟的访谈,谭咏麟摊摊手说:“可以,来吧。”


也许是出于媒体的职业习惯,我瞬间平静下来,开始了我们的访谈。谭咏麟最初也用比较正式的语气跟我们交流,但过了不到两分钟,校长说话的时候就开始手舞足蹈,说到兴奋处还把一条腿盘在沙发上,让身体转过来我们可以面对面交流。


讲到跟两位天王刘德华和张学友的合作,虽然也被天王们尊称为校长,但他还是很谦卑地尊重每一位艺人,为了把音乐做得尽善尽美,他在刘德华受伤住院期间经常“硬闯”医院,跟华仔对歌曲的每一个细节;不好意思直接打电话催促张学友写歌,还故意制造偶遇与他碰面;与谭维维合作的时候,这位80后歌手让谭校长倍感压力,直呼后生可畏……


亲力亲为

变不可能为可能


已经出道40年的谭校长,之前与众多艺人合作过,近几年也和年轻一代的歌手擦出火花。校长一直有一个心愿,希望出一张专辑,能跟自己非常欣赏的天王级歌手和年轻歌手合作。


他把自己的想法跟环球唱片老板商量,也列出了一个合作艺人的名单,大概十六七位,环球方面也觉得谭校长的想法很好,但是看到他列出的艺人名单吓了一跳,就问他:校长,这些人谁去联络?想法很好,但联络才是最大的问题。这么多艺人,大家在不同的地区和国家,所属的唱片公司和经纪公司也不同,这个沟通成本太高了。


谭校长回答说:“可能我亲自出面邀请会比较好,第一,让大家觉得我非常有诚意;第二,如果是唱片公司对唱片公司,显得太正式,还有很多合约条款的限制,再加上往来邮件的交流,估计这张专辑三年都搞不定,还是我自己来吧。”


与陈奕迅合作


所以在整张专辑制作过程中,谭咏麟不但是联络人,还是唱片的监制、作曲,与Johnny Yim一起编曲,也参与了一部分歌曲的歌词创作。“每一首歌的风格都是按照歌手之前给我的印象,在他们原来的基础上看看能碰出什么不一样的火花出来,做一些突破和新的元素。”


从2014年构思到2015年年底,谭咏麟用了一年时间将整张专辑的音乐部分先做出来,然后整个2016年都在等每个艺人的档期好安排录音。


谭校长告诉音乐财经:“五月天是我第一个联络的艺人,因为我是乐团出身嘛,觉得他们很像我年轻的时候,所以特别希望跟乐团合作,五月天也很快答应,并希望他们可以来做这首歌,我来监制就好。结果五月天一直在巡演,等了很久,一直到今年年初农历年前才录了五月天的歌。”


尽管等了很久,五月天还是给校长带来不少惊喜。几个人刚下飞机就进了录音棚,大家很快站好位置,练一遍走一遍,歌曲结尾是用和声结束,而且直接飙高音。谭校长风趣地说:“本来我要求他们到月球,结果他们带我去了火星,我觉得效果确实很好,其实也不用管之前有什么样的安排,创作的过程不需要按原计划出牌。”


陈洁仪、丁当、李幸倪助阵谭咏麟新专发布会


为打动华仔

废掉六个创作版本


在《欣赏》中,谭校长还邀请了刘德华、张学友、陈奕迅这些巨星一起合作,这样的强强联合也是华语乐团的一个壮举。


但是,身为德高望重的校长,跟这些巨星合作也没那么容易。在与天王刘德华合作的时候,校长跟华仔商量,希望这首歌大概是《笨小孩》那个类型的,结果他的这个想法被华仔给否决了,刘德华说:“我们不写那种歌,我都想好了,就写我们两个人,一个问一个答,我是一个普通人的角色,像很多年轻人一样问校长问题,你用你的感觉来回答就好。”


这首歌叫做《简单是福》,希望表达人与人之间不要比来比去,反而有时候人比人得死,看别人开豪车、住别墅不要去跟自己比,开脚踏车也会很开心,开心就是幸福,简单也是幸福。歌曲通过两位巨星的对话,希望给年轻人一些正能量的启发。


这首歌的主题定下来之后,谭咏麟开始作曲,他知道华仔太忙了,没有太多时间做歌曲的修改,所以他给这首歌做了六个版本,快中慢节奏各做了两个版本,希望华仔在最短的时间内挑出他满意的版本。


当时刘德华正在欧洲拍电影,回香港进棚录音的时间只有四个小时,之后还要继续赶航班回欧洲。他在录音棚听了这六个版本后,校长和华仔有了下面的对话:


“我们都是自己人,你觉得这几个版本怎么样?哪一个是你满意的?”

“我觉得都不怎么样。”

“真的不怎么样吗?我都做了好几天了!”

“真的没有打动我。”


谭咏麟停顿半刻突然说:“下面我要做的事情以前从来没做过,我相信你也没碰到过,这六个版本全部都不要了,既然没有打动你,我尊重歌手、尊重艺人,我们重新来。”


此时,录音棚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敢说话,校长和华仔互相看着对方,这时,Johnny Yim开始默默的弹琴,弹了一个小时,最后谈到一个旋律的时候华仔突然喊停,说:“就是这首,我要的就是这个感觉。”

 

站在一旁的谭校长突然笑了起来:“这首不行的,这个不能用,这是我的《一生中最爱》的前奏,是我的歌。”


刘德华也笑了:“难怪这么好听!”


“没关系,你觉得这个感觉好,我们就用这种感觉来做,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把这首歌做好。”


与刘德华合作


他们在录音棚录了两个小时,但刘德华的航班时间已经到了,这首歌的很多地方还需要大改,只能再等他有时间的时候做最后调整。今年1月,刘德华在泰国拍广告意外坠马受伤住进医院,公司发通告任何人不得去医院探望。 


谭咏麟终于找到机会跟华仔商量这首歌的创作,他每次去医院都是“硬闯”,香港媒体也很纳闷,为什么校长老跑医院,还做了跟踪报道。所以《简单是福》这首歌的很多创作都是校长和华仔在医院里完成的。


谭咏麟感叹道:“你看看,一首歌就折腾成这个样子,其他的那些歌也遇到了很多问题。”


与张学友“偶遇”

只为那一首《观》


跟另一位天王张学友的合作也有一段曲折的故事,之前校长对张学友这首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因张学友信佛,所以他写了一首曲,希望张学友从“用出世的心态面对入世的事情”的角度来填词。而且这首歌不需要技巧,不需要技术,只要感觉,也是整张专辑里最难掌控的一首歌。


张学友听了校长的创意很兴奋,答应两个星期做完。结果谭校长等了一个月没有回音、两个月还没有回音,只好安慰自己:一定是慢工出细活,可是转头又一想,他是不是忘了?


谭校长还是很矜持,不好意思直接打电话问,那段时间张学友正在为自己的个唱排舞,他偷偷打听到张学友排舞的地方在一个体育馆,就预定了体育馆的羽毛球馆,假装去那里打球,打完球满身大汗的过去见张学友:“这么巧,你在这里排舞呀?对了,上次那首歌写的怎么样了?”


张学友不好意思再推脱,答应再给两个星期一定完成。结果还不到两个星期,张学友的电话就来了,校长很兴奋地接起电话,张学友却对他说:“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确实没时间写,我决定弃权了。”


与张学友合作


谭咏麟虽然很无奈,但也不能强人所难,只好说自己来想办法。当时,他也在为自己的演唱会做准备,刚好演唱会的监制对佛经也有研究,知道校长的想法后,就建议他用金刚经的理念写一首歌,因为很多人在看其他事情的时候很透彻,但是人往往看不清自己,“我觉得这个点太好了,也符合我的想法,就写了一首歌叫《看》,后来觉得‘看’太直白了,就改成了《观》。就是这个‘观’字触动了张学友,他觉得有观音的感觉,这次我终于把他带进来了。”谭校长兴奋地说。


所以在《观》这首歌里,张学友最后用粤语的心经唱了一段和声,好像是跟校长的对答。这些创意都是在录音棚里慢慢磨出来的,也是大家一起碰撞出来的,几经周折,最后变成了一件很完美的事情。


一带十路

首首主打


在这张专辑里,除了有大牌出场,66岁的校长还跟几位80后年轻歌手合作。聊起跟年轻人的合作,校长开玩笑说:“人家说我接地气,其实我很八卦,哈哈哈哈!”他坦承,谭维维在录音棚里是最让他有压力的歌手,“她比较民族风,唱歌很有爆发力,只录了两遍,两遍都很好,我要求她怎么做,她都能做到,跟无底的一样,不需要准备,很厉害。”


与歌手的合作,的确遇到很多困难,谭校长却说:“困难很多,但对我来说都不算困难。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最难的是跟唱片公司、经纪公司打交道,他们会关心公司歌手的歌会不会成为专辑主打歌?谭咏麟表示,“只要每一位艺人给我用两个月时间,每一首歌我都会打。”


与谭维维合作


4月20日,《欣赏》终于跟大家见面了,谭校长很感慨也很开心,“这张专辑牵扯的事情太多,一个对一个很容易,一个对十个太有难度了,我是‘一带十路’,不是‘一带一路’,这样的专辑以后能不能再出就不一定了。”


“我以前录一张唱片大概两天就拜拜了,录一首歌大概一个小时,但录这张唱片进进出出录音棚超过100多趟。这个作品是每一位歌手献给歌迷的诚意,也像我的小孩一样,是我的心血之作,要好好照顾。”谭咏麟最后说。

 

专辑收益百分之十捐献给香港红十字会

 

是什么力量让你唱了40年,到今天还活跃在乐坛?


谭咏麟(钱)够不够?其实30多年前都已经够了,已经可以上岸了。我跟走在街上的路人甲、路人乙没两样,都是普通人,我平时在小餐厅吃吃小吃,踢踢球,穿着球鞋在街上跑,去金鱼街看看鱼,跟路人拍个照,没什么别的享受,我对生活方面也没要求,也不想往那种生活。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想上岸30多年前就上来了,只是因为我现在很开心,开演唱会、做唱片,不但自己开心,人家也开心,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感觉上不再需要你了,那一定会自己隐退,现在还没到时候。

 

你出道40年,可以梳理一下每一个阶段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吗?


谭咏麟:我最早唱过一些摇滚,《忘不了你》(1981)那张专辑出来之后把我定型为一个情歌歌手,当时《忘不了你》连续三四个星期都在香港流行榜上;后来《雾之恋》(1984)《爱的根源》(1984)《爱情陷阱》(1985)这三张专辑算是那个阶段的作品;《半梦半醒之间》(1988)是在台湾发展阶段的作品;回到香港后又出了《讲不出再见》(1994);再往后就是《披着羊皮的狼》(2004)。

 

与丁当合作


你在华语乐坛打拼几十年,有经历过低谷的时期吗?


谭咏麟我觉得没什么低谷,但是孤单的时候当然有。我离开乐团一个人去台湾发展的时候,当时感觉挺无助的,没有那么多朋友,又不会讲普通话。在台湾拍第一部电影《忘忧草》的时候,电影开拍第一天第一个镜头还没拍完,就被导演喊收工。


导演白景瑞说,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女主角林凤娇一直在笑,因为她也不晓得我在说什么?白景瑞在现场跟大家说:“林凤娇不晓得谭咏麟在说什么,我也不晓得谭咏麟在说什么,现场也没有人知道谭咏麟在说什么,我们今天收工。”


后来副导演把所有的对白录到卡带里,让我拿回去好好练,像练唱歌一样,人家怎么说,我就怎么学,练好了一个星期之后回来再拍。


一个星期以后电影重新开拍,结果我发现现场的反光板怎么老在抖动,以为是大风吹的,可是当时好像也没有风,后来才发现拿反光板的人一直忍不住笑我说话,全身笑的发抖。

 

无论是在乐坛还是在乐迷圈中,大家都尊称你为校长,这也是大家对你在乐坛德高望重地位的一种尊重吧?


谭咏麟大家都叫我校长,其实我跟教育界拉不上任何关系。80年代的时候,我连续好几个暑假在香港开演唱会,圈里的朋友给我起外号,说全场1万多人每个人都会唱你的歌,就像校歌一样,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大家叫我校长。


后来校长的含义也是慢慢演变,但其实我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建立什么地位,我也不往那个方向走。我在香港待了很久,也经历过很多,跟我接触过的记者朋友,电视台的朋友,很多人都是从小工开始做起,慢慢做到高层,我也是看着他们成长,最后变成了朋友,他们也会觉得我在乐坛这么久,校长也是他们对我的尊称吧。


与孙楠合作

 

你怎么看你那个年代的歌手和现在的歌手?


谭咏麟其实歌手都是需要培养的,像我们那个年代,能唱歌的人不多,每个歌手都有自己的风格,卢冠廷、徐小凤、叶倩文、张国荣、梅艳芳、温拿乐队、四大天王,这些人一开口你就能听出是谁唱的。


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容易识别了,有时候播了三首歌还没听出来是谁唱的。因为一首歌红了之后,大家就去模仿、跟风,都往这个方向走,都是复制别人的,没有想要打造不同的艺人出来。


但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以前我们下班后都会去看电影、回家看看电视,听听歌,现在很多人要把工作带回家做,不把事情做好,好像对不起老板、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家庭一样,没有了真正的生活情趣。

 

20年前我就记得你的人生宣言“永远25岁”,这么多年我也用这句话鼓励自己,年纪一年年增长,但我也始终告诉自己,永远保持25岁的心态,真的非常谢谢你让我一直记得这句话。


谭咏麟:那你应该说自己永远22岁,哈哈哈,也欢迎你加入我的25岁大家庭。不过我现在已经超过25岁了。


音乐财经长期招聘财经记者、分析师,有意者可投简历至:songzixuanbox@126.com


  

还想看点别的?

点击?图片阅读原文:

乐人胡德夫:岁月中,男人该怎样唱歌

业丨吴金黛:20年踏遍高山湖海只为记录最自然最原始的声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