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卢鑫 玉浩 相声“新”说还靠老包袱

可听可乐 2019-03-14 13:07:13

从《笑傲江湖》第三季(2016年)的总冠军,到2017年的《笑声传奇》的亚军,再到如今正在东方卫视热播的《欢乐喜剧人》,被誉为“相声新势力”的卢鑫和玉浩这两年马不停蹄地参加了国内最火爆的三档喜剧节目。一方面,知名度打开了,越来越多的观众认识了这对“说、学、逗、唱”都有展示的新人,尤其是唱跳俱佳的卢鑫完全颠覆了传统相声的套路;另一方面,两人自身的危机感和压力越来越大,疲于节目录制和疏于小剧场演出的创作状态其实是相声演员最忌讳的。

目前的喜剧节目,多则一周,少则三天就要拿出一个作品也是让演员们心力交瘁,但既然愿意去,就必须遵守节目的游戏规则。由于体力和精力近乎透支,卢鑫和玉浩两人对目前已遭淘汰的结果看得倒是很开,会有种解脱的感觉,但也对在台上没有拿出最满意的作品表示出了遗憾。在近日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卢鑫和玉浩直言,“你问所有的喜剧人,没有一个人敢说满意,我们也一样,没法超过以前的作品,没有生活的沉淀怎么能找到新的灵感呢?我们参加《欢乐喜剧人》就一个目标,试演新的模式新的风格,‘新’就是年轻人说年轻人的相声,话题都是新的、都是年轻人关注的,但技巧和包袱还是老的。”

搭档两年 一逗一捧多互补

卢鑫和玉浩相识于2011年的一个饭局,当时玉浩已经在西安的相声圈里打拼4年了,卢鑫则又过了一年才正式涉足这个圈子,当时两人完全没想到能够成为日后的搭档。“我们俩个性完全不同,我喜欢的都是年轻人玩的,街舞、摇滚、滑板啊,他(玉浩)喜欢的全是老年人的爱好,动不动就聊京剧,有时候饭桌上都分两拨,各聊各的。”然而这在玉浩眼里恰恰能成为搭档,“多互补啊,各有所长,没分歧。”的确,一个紧跟时尚潮流,古灵精怪;一个完美继承传统,台风稳健,一逗一捧,相得益彰。

2012年,玉浩到了陕西人民广播电台秦腔广播做DJ,一做就是四年;2016年年初,卢鑫也来到电台,新节目刚刚开始一个月,他就收到了《笑傲江湖》节目组的邀请,这已经是节目组第三年找他。“前两年都石沉大海了,第三季来找我,我说不去了,我没搭档。后来电台领导说要不你和玉浩去吧。我就想也行,全当镀镀金,没准过了初赛、复赛,回来演出还能往上涨涨价。”卢鑫笑言,当时就想如果过了复赛,回来再演就要5万。没想到,这一去不仅过了复赛,还拿了冠军,至此电台和西安都回不去了。他和玉浩的这对“相声新势力”组合从那时起也就算固定下来走向全国了。

多才多艺 相声说得很新潮

看看卢鑫和玉浩两人近两年来的作品,不由叹服自称“super haha star”(超级笑星)的卢鑫如此多才多艺,他可以模仿单田芳新说《圣斗士星矢》,也可以模仿刘德华用粤语唱二人转,模仿崔健、易中天、迈克尔·杰克逊也是完全get到了精髓,而时不时恰逢需要穿插在作品中的劲歌热舞更是颠覆了观众对传统相声的印象,“唱跳俱佳”“把新鲜元素融入传统相声”“能把相声说得这么新潮”……成为了这对新人获得的最多评价。

“我俩都属于大学生从业者,从小都爱听广播,一天三档相声,四档广播,就是听着这些长大的,所以对电台有感情。我上小学的时候就自己写相声作品,登台表演,家人都很反对,认为喜欢这个没用,不好好学习将来没饭吃。”卢鑫说自己完全是野路子出身,没说相声的时候什么都干过,有过“郊县天王”的封号。“电影、电视剧、二人转我都演过,还做过酒吧歌手、乐队主唱、街舞教练,我都是野路子,没有正规学过。2005年的时候还参加过‘我型我秀’,进入了西安十强、全国百强,就是王啸坤、师洋那届,‘达人秀’我也参加过,当年热门的事儿我都干过。现在很多流行的东西都是在以前流行过的,所以都不陌生。比如街舞,《笑傲江湖》录制时我们遇到了黄景行,他是我们大学时代膜拜的大神,我们跳街舞的时候他是当时的全国冠军。”毫无疑问,“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正是这种多年积淀的“杂”才让卢鑫的“唱跳俱佳”显得信手拈来、游刃有余。

半路出家 说学逗唱台上来

《欢乐喜剧人》中,玉浩的父母曾经到节目现场为儿子助阵。“他们都是农民,家里没人干这个,我是十八九岁才开始接触这行,不像七八岁开始就学的童子功,说学逗唱都是在台上捶打出来的,算是半速成型吧,你在上面演,先生坐下面看,演完了给你说毛病,我们这拨演员都是这么出来的。”

玉浩2007年开始接触相声,当时还是大学生的他曾在西北最早的茶楼珍友社说过一段时间,2009年去了青曲社,中间还去了秦腔广播,结识了不少相声圈的人,直到2016年参加《笑傲江湖》离开青曲社。在和卢鑫固定搭档后,司职捧哏,但用卢鑫的话说,“玉浩是位捧逗俱佳的老艺术家”。玉浩说自己从踏入这行以来,其实在不停地变换位置,是捧是逗主要看演出需要。

但无论捧逗,基本功都必不可少,即便像是卢鑫和玉浩这种“半路出家”的相声演员。在玉浩看来,时代不同了,基本功并不是天天去练绕口令、贯口,而是必须得口齿清晰,嘴上不拌蒜。卢鑫也很赞成,“其实所有的这些元素都是为相声服务,不是说我必须说段绕口令,必须来点才艺展示,相声不是这么回事儿。”但事实上,很多观众对卢鑫多才多艺、模仿达人的印象深刻,搭档玉浩对此评价说,“说、唱、跳都好,最终保的都是包袱,包袱串的是主线,主线表达的是作品。”基本功可练可补,但很多相声演员更缺少的是作品,缺少的是对热点的捕捉,对生活的感悟。比如卢鑫和玉浩令人印象深刻的几个作品《天雷滚滚》反映当下影视作品玄幻热,《瞧这俩》是他们将自己过年期间被父母“催婚、催生”的真实经历编成了喜剧作品,《戏精的诞生》在反映演员光环背后的艰辛时,也夹杂了对行业追逐流量和数据的讽刺……

终得解脱 安下心来做作品

卢鑫和玉浩两人对目前的创作状态都不甚满意,“从《笑傲江湖》、《笑声传奇》再到《欢乐喜剧人》,这些节目很耗费物料。相声不像演唱会,歌手可以场场唱这20首,观众能接受。但是,相声演员不能场场都说这三段,而且专场和节目的段子要求也不一样,参加节目都要重新写,我们现在是不停往外掏东西,不像以前小剧场,天天见观众,其实就是创作摔打的过程,现在就是纯两个人耗。”两人不约而同地表示,这两年感觉有点心力交瘁,跑得太快了。

目前,卢鑫和玉浩在《欢乐喜剧人》中已被淘汰,但这也意味着某种程度上的解脱。卢鑫和玉浩透露,接下来会回西安把自己的相声园子建起来,并进行公司化管理,“2007年我演一场是10块钱,2009年是30-50块钱,2010年到2014年是80块钱,2014年以后,我们是100块钱一场,当时是最高的了。现在我们好点了,希望兄弟们能有一份保证他们生活的收入,这样他们才能安下心来做作品。”玉浩说。

相声园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相声新势力”。对于这名字,两人觉得是沉甸甸的压力,“其实没有绝对的新,创新就是把传统的东西重新排列组合以一种新的方式呈现。新是年轻人关注的话题,老是传统节目的技巧和包袱,我们追求的是老中有新、新中有根。”

相声新势力卢鑫玉浩《笑声传奇》精品相声合集欣赏 全是新段子

师胜杰于谦陈寒柏王敏爆笑演绎相声《山东二簧》与《学说话》

杨少华 杨议父子经典相声《智力测验》看杨氏父子如何演绎《逗你玩》


河北私家车广播《可听可乐》每天上午11:00---12:00

节目直播、回放:蜻蜓FM手机APP即听 每期节目的段子纯享版

各地收听频率:石家庄FM90.7 AM900 京津唐FM94.8 保定FM95.3

衡水FM95.0 沧州FM90.2 承德FM103.2  张家口FM102.8  秦皇岛FM102.2

可听可乐粉丝3群:qq:392643098

合作推广031187111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