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钟莉明:如何跟孩子一起玩英语?

发现身边 2018-11-11 07:11:36


这是发现身边推送的第 34 个身边人物


主人公:Lynette Zhong 

钟莉明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育硕士


采访:Emily Liu



  1  

我叫钟莉明,Lynette是我的英文名,所以学生们都习惯了叫我Lynette老师。


至今还记得我当年申请宾夕法尼亚大学读教育硕士的时候,自荐信是这样写得,我说我本科学得是软件工程,研究生申请英语教育硕士,是希望以后可以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去更好地发展在线教育,因为在线教育有机会影响更多的人,让中国山区的孩子和美国纽约的孩子有机会学到同样的英语课。


而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这个表述,宾大录取我了。


后来在宾大学习的经历,有很多都让我至今难忘,我去联合国实习教英语,教过外交官,也教过难民。因为我是广东人,我业余还在学校组织了一个粤语学习班,起初是教宾大的学生,结果后来当地华人的小孩子,甚至很多想到香港或是广东工作的沃顿商学院高材生也都成了我的学生。


我周围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学软件工程的我会突发奇想想要去学英语教育硕士,然而我想说,这真的不是突发奇想。


我记得那个时候,因为在美国交换,被宾大的氛围感染,所以很想读研。起初在选专业的时候确实很纠结,于是我就去求助各个专业的导师,问人家能不能允许我免费试听一下,因为美国的课程都是算学分的,而且很贵,但我那个时候真的没有那么多钱,只能去求老师。


结果想不到老师们居然都特别nice地答应了我,也就是这样,我遇到了我后来的导师Susan老师。



我还记得第一次去听她的课,真的让我难以想象,在那之前我不知道原来教育还可以这么有趣,还可以有这么多好玩的方法,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可以这么自然流畅,虽然是教学,但完全感受不到压力,我一下子就被教育学折服了。


后来我和Susan老师说,我想考教育学的硕士,可老师并没有直接鼓励我,而是给我安排了很多去小学,初中还有社区的实践教学机会,她想让我在实践的教学中体会教育到底是不是我爱的,可即便后来也遇到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困难,我对教育学的爱却丝毫没有动摇,我真的太爱那种能够把知识传递给学生的感觉了。



2014年的时候,我有幸到联合国实习。



虽然很多人会觉得我在联合国教过外交官的那段经历很酷,事实上跟外交官们打交道也确实很有趣。



但真正让我印象最深的学生确实来自亚洲的一批难民,他们都是五六十岁的爷爷奶奶,究竟基于什么原因让他们选择在这个年龄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我不得而知,可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真的一句英语都不会说。


起初我尝试过很多fancy的教学方法,因为他们即将面临一个考试,那个考试都是选择题,而众所周知中国人是最擅长做题的了,于是我就给他们分析题干,讲解题型,告诉他们怎么一看题目就知道答案是哪个,结果后来完全没用,因为他们连ABC都不会,于是我又想要去启发他们的兴趣,我找各种流行的美剧,歌曲,一句一句地给他们讲,可他们依然毫无起色。


然而即便他们英语并没有提高,我说的每一句话他们却都听得特别特别认真,我布置得每一个作业他们也都无比用心地完成,他们都是六十多岁的爷爷奶奶,可在他们之前,我从没遇到过像他们这么认真的学生,看着他们这么认真却毫无进步,那个时候我真的挫败极了。


我去找老师求助,结果老师一句话点醒了我,老师说,不要老想着你擅长什么,想着他们最熟悉什么,用他们最熟悉的东西去和他们建立联系。


我一下子想到,还有什么比名字更熟悉的呢?于是我开始一个一个去记他们的名字,不是之前用的英文名字,而是他们本来语言的名字,不仅记住,还要用他们的语言把名字都读对。


就这样,我一周居然学了好几种语言,可当我真的用他们的语言叫出他们的名字的时候,他们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上课变得更积极了,回答问题也更主动了,甚至在我叫他们名字的时候,我能看到他们沧桑的脸庞上,那双眼睛是放着光芒的。


我也开始不再纠结于用多高大上的方法去让他们速成,我就认认真真教ABC,我不再觉得作为硕士去教ABC是不是能证明我的水平,我要关注的是他们能学会什么,而不是我自己能收获什么。


最后结课的时候,他们每一个都能认全26个字母了,简单的生活表达也没问题了。还记得最后一节课我跟他们一起唱字母歌留念,那一次差点把我自己都唱哭了。




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我一直很感谢我的爸爸妈妈,似乎我做什么他们都支持我。



我学计算机,学教育,出国,又回国,父母都是我背后最坚强的后盾,而作为老师之后,我也深深地感受到家长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是多么重要。



回国以后,我一直从事教育行业,教过中小学生,也教过成人,还教过两三岁的小孩子。教不同的学生也带给我不同的收获,看着学生们成绩提高,白领通过了晋升考核,小孩子从不开口到说出第一句英语,是学生们的进步一直鼓励着我,也温暖着我。



也是在当老师的过程中,我愈发意识到国内家庭对于孩子教育的重视,尤其是英语教育,一个中等家庭甚至会把每个月八成以上的支出用在孩子教育上,可培训班或者兴趣班真的就能完成所有的教育么?


一个星期一次课或者两次课,即便老师全力以赴,可英语毕竟是一门语言,孩子需要的是更多的交流。


于是我开始有意识地去给家长布置一些互动小作业,通过亲子教育让孩子有更多机会和环境去说英语,结果效果非常好,对于孩子们来说,英语不再是课堂,而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孩子们喜欢玩,更喜欢爸爸妈妈跟他们一起玩,对于孩子来说他们不懂得考试的压力,也不懂得学英语的意义,他们只喜欢好玩的事情,而英语变得好玩了,他们自然就喜欢英语了。



当然很多家长会问,我英语不好,我该怎么教孩子呢?这个问题可以说是非常普遍的。


然而即便再不好,一两个单词总是会的,apple总是知道的,那么就从apple再到banana,只要是能用到的都可以换成英语。


有的家长会问,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教,孩子还是不会表达啊,但就像孩子开始学说话的时候一样,最开始是说饭饭,水水,然后慢慢就学会了吃饭饭,喝水水,一点点就建立起了语言的结构,孩子就能自主地去用英语表达自己的需求了。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可能会很慢,但当我们一直在生活中去磨孩子的耳朵,给她创造环境,可能你有一天就突然发现,孩子的英语忽然就有了一个质的变化。



也有家长会问,市面上那么多英语动画片,英文儿歌,给孩子去看这些东西不行么?人家原声的发音还标准。可对于孩子来说,语言习得的能力,任何视频都是替代不了人和人之间的沟通的。


但并不是说视频没用,比如说看《小猪佩琪》说到跳泥坑的时候,你就多跟孩子强化,mud,mud,然后孩子可能就会对这个词有印象,把mud和泥坑联系起来,在孩子学习的过程中,家长的引导绝对是不容忽视的。不过对于小宝宝来说,《小猪佩琪》因为是主要针对英语母语国家宝宝的动画,难度还是会有点大,这里再给大家推荐一个动画叫Pocoyo,这部是西班牙制作的,动画片主要针对四岁以下幼儿,通过游戏的方式认知颜色形状、普及生活常识、锻炼观察能力,及简单的算数等。


在一点点的实践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亲子教育对于英语教育的重要性,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我当初申请宾大的时候,写得那封自荐信。


我忽然想到,或许在线教育是最适合用来推广亲子教育方法的,只要我把这些互动方法录成视频,那即便我人在广州,北京上海的家长一样可以一起参与我们的实践课程,甚至甘肃内蒙的家长也可以参与我们的亲子课程。


就这样,我在线录制了这期亲子教育课程我希望有更多有兴趣有能力的家长加入到亲子教育的队伍中来,希望把我这么多年积累的教育经验分享给更多想要学习的家长。


在培训行业的这些年,我了解了很多儿童英语课程,通常一学期的课程都要几千甚至更多,可如果只是课堂上的学习,孩子其实是不能够完全消化的,而且如果家长能够很好地吸收这套方法,或许我们根本就不需要送孩子去培训班了。


我始终相信,学习可以是一件快乐的事,学习是可以让一家人变得很快乐的事儿。通过课程中这些我精心为大家整理的亲子互动英语小游戏,我们不仅仅不再会遇到孩子因为不喜欢学习而跟家长哭闹的状况,我们的家反而会因为学习而变得更温馨更融洽。


如果你希望和孩子一起更愉快地学英语,那么欢迎你报名参加这期亲子教育课,让我们一起,把学英语变成一件更好玩的事儿!


原价 199元

3.26-3.31限时优惠 99元


想要和孩子一起快乐学习的家长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