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梦里梦见你(二更)

一凡梦 发表于 2022-04-11 06:15:21 | 只看该作者
0 0

     图片与内容无关


第三章

太过疲劳的南夏一睡下去就没了个时间概念,后来还是手机铃声给吵醒的,脑袋睡得昏昏沉沉难受得紧,听到声音砸吧砸吧眼睛也是半天才挪动着去摸手机,等到手的时候对方已经挂了,只留下屏幕上3个未接来电的提示,南夏一声“我去”从床上翻坐了下来。


一打开门,一阵凉风便从女生面前吹过,空气中没了中午的燥热变得清爽怡人,远处隐隐传来音乐声,断断续续地听到楼下其他房客愉快的说笑声。南夏觉得难得的舒服,禁不住就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看天空,太阳光已经不觉刺眼了,云也大团大团地聚集了起来,西边已经开始变成红色,南夏从心底里觉得天好低,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这里的天好蓝,这种蓝就像洗过一样,特别纯净。


在楼梯左边的阳台上看到几张藤椅,南夏拖拉着拖鞋走过去坐下,拿出手机开始准备一个个地回电话。其实不用打开通讯录也知道是谁打来的,但看着老爸老妈的字眼又突然觉得难受,不知道接通后要说些什么,也真的是什么都不太想说,这种感觉,太沉重。

正犹豫着要不要回,手里的物件又再次震动起来,深呼吸口气按了接通键,开口喊了声“喂,妈!”


无非是问到了没有,一切都安顿好了吗,南夏一一地答着,语气里也听不出高兴或是失落,倒是另一头的妈妈兴致极好,嘱咐她既然出去了就好好玩,但一定要注意安全云云,南夏听着又觉得有些接不上话,仿佛是已经窥探到了另一个人的秘密却还要忍着看她努力维护着什么都没有的模样,如果是其他人还好,可这是妈妈,是曾经无话不谈,能在一个男人出差不在家的时候与自己对躺在一张床上彻夜欢笑的妈妈。南夏觉得好失落,很悲哀。不想说话要挂电话却又突然报复性地跟妈妈说了一句:“嘉怡饿了催我出去吃饭,爸爸在你身边吧,你转告他一下好了,我就不回他电话了。”

对方明显有片刻的沉默,等了一会才小着些声音回答说:“恩,我会的。”

电话挂了,南夏把腿蜷在椅子上,把头埋下去,她觉得心上像被压了块石头,沉重地她很想哭。她又想起爸爸那张躺在她钱包里的银行卡,是什么时候开始爸爸的工资不再由妈妈掌握而是他自己支配了呢?再直白点说,他们什么时候开始有了离婚的念头呢?自己被瞒了那么久是他们遮掩的太好还是自己太过愚笨?现在她都离开了,爸爸怎么还可能呆在那个所谓的家?

演戏,很累吧?

即使再给她一次活过的机会,她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这个三口之家会变成这样,天堂到地狱的距离太远,一时间摔得她缓不过劲来,就像她现在逃似的跑到这里又有多大用呢,不过是换了个哭的地方罢了,如果真的说有区别,那就是可以不用躲起来,不用时刻跟他们一样复制之前的亲密伪装。

上楼给其他客人送东西的青阳一抬眼就看到了这么个场景,蜷缩在藤椅上的女生发出隐藏不住的哭泣声,浑身都在抖动着,头发乱糟糟地披在脑后,青阳突然就觉得喉咙里堵了块什么东西,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不敢上前也不甘心就这么下楼,人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谁没份不能述说的痛苦。可为什么看了那么多人的哭泣,唯独对这个人的难过而难过。

夕阳西下,昏黄的日光笼罩着半边天空,也同样笼罩着,这两个一站一坐的少年。


第四章

南夏认床,来这的第一天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子里跟放电影一样地播着形形色色的片段:自己骗爸妈说是跟小义一起出来的,万一穿帮怎么办;他们真分开了我到底要跟谁啊;这家店的小掌柜长得挺不错嘛;明天早上吃什么啊,哎呀这床怎么这么硬啊!!!南夏在床上翻个身又翻个身,将手覆盖在额头上听着远处隐隐约约的音乐声,大晚上不睡觉闹腾个屁啊!

折腾到不知几点才进入了浅浅的睡眠,一大早又有房客在走廊走动说话,南夏困得厉害将头埋在枕头底下减小噪音。后来楼下有人开始唱歌,粤语国语一首接一首,南夏被吵得躲在别窝里也不顶事,最后愤怒地一拍被子坐了起来,拖鞋也不穿就冲进了卫生间,水盆没有把大浴巾沾满了水,拎到屋外“啪”地一声甩到了一楼院子里

“唱唱唱,好听咋地,大清早让不让睡觉了,啊?!”

南夏顶着一头乱草般的头发半眯着眼睛大吼,刚上楼的房客看到栏杆边的女子歇斯底里的模样后吓得扶着楼梯栏杆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而当事人南夏连看都没看自己的“靶子”一眼又迅速地回了屋,“咣!”地一声关了房门。

甩了一身水的小掌柜青阳彻底被吓到了,自己不过浇花时唱了几首歌犯了哪家王法了?扔了花洒抹了把脸上的水,抬头看看刺眼的太阳,我去,有10点半的大清早吗?

情绪不稳定大概说的就是现在这个阶段的南夏,她突然理解了为什么那些打着“拯救”旗号的节目找的问题少年大多出自单亲家庭,因为即使是南夏现在这个年龄,也无法接受把完整的爱突然分割开的事实。发完脾气的她睡是睡不下去了,慢吞吞洗漱完后背着小包下了楼,一到客厅就碰上了刚换完衣服出屋门的青阳,南夏她不知道刚才楼下唱歌的是谁,所以看到青阳并不尴尬更不用提愧疚,只是走到院子里看到晾衣绳上挂着的脏乎乎的浴巾时才扭头冲青阳喊了声:“嘿,小店家,我浴巾不小心掉下来脏了,你记得给我换一条。”

还没能理解女生毫无负罪感地一脸没事人一样地从自己面前走过,又听得她这么淡定的冲自己喊了一句,气急的青阳真想立马追到门外问一句:“老人家是得了老年痴呆吗?”


第五章

刚到了陌生地方的几天里南夏完全不知道每天要干啥,睡觉,发呆,饿极了就走到巷口小吃店里吃碗面或米线,看着其他每天都早出晚归的游客自己却完全提不起兴致。有时下楼在客厅的书架上抽本书坐在沙发上乱翻。小店主青阳没事偶尔跟她搭句话,南夏总是“恩恩”糊弄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没兴致。后来她知道了旅店顶楼有凉棚和躺椅,于是每天日落后都要去到那里发呆,晚上的时候家里经常会有人打电话来问最近的行程,南夏最怕这些电话,接通就意味着要说谎,说谎的时候觉得心上有千万座大山在压着,难受还会烦躁。所以南夏经常任由手机响着不多会又装的很忙的样子发短信回去说“在逛,很忙。”无力地仰躺在床上跟好友嘉怡诉苦时她说“我快疯了。”


人生好搞笑,“被离婚”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放假在家帮妈妈照顾店的青阳也被这个女生整晕了,除了来的第二天疯狂了一次之后就完全安静下来了。他经常看到她一个人沉默的样子,在藤椅上,在顶楼上,在客厅沙发上,不知道是无意还是刻意,青阳总会看到女生这样一副孤单的样子,她就这么把头发随意地一扎,抱着腿呆在椅子上,有事会塞着耳机,极少出门,来的那天就一次性交了很多天的房租,无论谁问都不愿多说话。青阳慢慢对那次的被泼水事件也试着不去在意了,然后每次看到她后都想着看一眼再多看一眼,自己这么奇怪的行为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人很奇怪吗,男生挠头,有些搞不清。


这天晚上南夏准备洗漱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的牙刷在早上掉地上弄脏了,看了看手机时间九点多,这个时间正是D市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即使在这略显偏僻的地方南夏也能听到外面的音乐与欢呼。打开门听到楼下客厅灯火通明有人正在大声谈笑,她回屋背上小背包下了楼。

客厅里的人在弹琴唱歌说段子,觉察到有人下来也只是瞅了一眼又继续低头看怀里的吉他。女店家在好柜台后面做刺绣。南夏径直地走出大门,她记得不远处的巷子外有个不小的超市。

洗了头从卫生间出来的青阳刚好看到南夏出大门,用毛巾擦着头发思索了片刻,穿上外套出了门。


民居小巷安静而乖巧,南夏偶尔不注意踢到路上散落的石子,于是无聊地踢着它一路向前,使劲过大石子滚落到了下水道里,南夏又换下一个。

超市收银台处老板娘和小职员在聊天,说到高兴处两人毫不顾忌地哈哈大笑,笑声感染了南夏,她挑完牙刷又颇有兴致地在其他区域转了转。

“姑娘外地来的吧,哎呀这猫哆哩好吃呢,吃了开胃助消化,美容又养颜哟!”

南夏“噗嗤”一声被老板娘可爱的介绍笑喷了。

“这么神奇啊,还能美容养颜。”

旁边的小职员也忍不住了,三个人笑成一团。

即使不相信老板娘夸张的介绍,走出超市门的南夏还是撕开猫多里外包装尝了一个,“恩,好酸……”南夏酸的挤眉弄眼“还不错,酸酸甜甜。”南夏一路走一路吃,哼着小曲就拐进了回去的巷子里。

对面走来两个大声说笑的男人,南夏一看就知道是两个喝了酒的醉汉,走路都有点不着调。她一向讨厌这样的人,于是故意往路边走了走。

“哟,美女在吃什么啊,来让哥哥也尝一尝。”你不惹人人惹你,两个勾肩搭背的醉汉看到南夏就主动凑上来,吓了一跳的南夏赶紧往后躲了躲。

“美女怎么一个人啊,要不一起找地喝一杯?”俩人还在步步逼近,南夏看本就不宽的巷子被两人占满了,她想从旁边跑出去也没个空隙,“滚!”南夏又慌又怕,紧紧地抓着背包带子往后退。

南夏听来无比恶心,她害怕地咽了口吐沫,刚准备转身往后跑就被人拦揽住了肩膀。

“小夏你又耍脾气,也不等等我。”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南夏赶紧转头看,是小掌柜赵青阳。

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敢悄悄放下来一些。不自觉的抓住了青阳的衣角,看他跟对面的两个人周旋。

“两位大哥听口音也是外地来玩的吧,D市酒纯,别一不小心喝过了头,到时候家都回不了。”青阳说的时候一脸镇静,笑里带着痞气,让旁边的南夏看着,慌乱的心突然镇定了不少。

“小子年纪不大,口气不小……”

“哎毛哥,不忙的话来巷口一趟嘛,哥几个好久没聚了。”

不等对面的人把话说完,青阳就拿出手机打通了电话,男生的话在南夏听来一头雾水,但对面的人听了这话立马闭了嘴,骂骂咧咧地从青阳和南夏身边走远了。

“呼——”确认醉汉消失在巷口时南夏才松开拽着青阳衣服得手,长长的出了口气。

“没事吧?”青阳看着旁边女生通红的脸,明显感觉出她是吓着了。
“确实吓到了”南夏拍拍胸口。“还好你有你在”但南夏也挺纳闷“你怎么会在这?”

青阳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告诉她自己是大晚上的看她一人出门不放心故意跟来的吗,肯定不能这么说。

“我,我同学今晚来这附近玩,我出来跟他们聚一聚”

青阳刚洗过的头发还有点湿,月光照下来反着水光,上身穿的是出门前匆匆套在背心外面的衬衫,深蓝色的休闲裤,脚上是双帆布鞋,总之怎么看怎么透出一股子年轻人的清纯。刚才那两人也幸亏是喝醉了才能被这个大男生吓跑,这么清秀俊气的人怎么会是小痞子呢。

但很不幸是,南夏也相信了。

“你刚才说,毛哥……,是什么人?打架吗?”两人边说边往旅店走去,今晚月光不错,皎洁明亮地挂在头顶,特别清透。

“哈哈!”青阳拿出手机给南夏看,“其实已经没电关机了,骗人的而已。”

男生爽朗的笑声回想在巷子里,南夏想想刚才的场景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你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是吗?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哈哈”

“我记得你是叫赵青阳?”

“对,还记得我的名字,真感动。”

“嘿嘿,我叫南夏。”

“我知道的,南方的南,夏天的夏。这姓挺少见。”

“确实,第一次听我名字的人都这么说。”

“哎你怎么这么晚跑出来了,。”

“我牙刷要换......”

有了这晚的前奏,后来南夏开始讨厌这种沉闷的呆在旅馆的生活了,她自己从来都没这么安静地过这么久,总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要疯了,那天晚上独自外出发生的事想起来虽然有些后怕,但总的还是觉得这个地方是特别可爱的。反正是要比这种越沉默越孤单,越孤单越多想,越多想越难受的感觉好多了,她想着要找些事做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