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立免片酬出演的学生短片背后的故事 | New Era青年电影季

苏心2016 发表于 2019-06-26 20:00:58 | 只看该作者
0 0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2017届剧作方向本科毕业生宋金穗执导的短片《考试》,作为一部学生作品,竟请到了知名演员袁立零片酬出演,而且还入围了2017New Era青年电影季的最佳编剧,我们采访了宋金穗,聊聊这部短片背后的故事。


这部短片主要讲的是,一个家住深圳,不是广东人的大陆妈妈,为了让自己在香港出生的三岁幼儿园的入学考试,和他一起踏上学习粤语的纠结之路。


“双非”儿童指的是父母不是香港人,但在香港出生的小孩。

“单非”儿童指的是父母一方是香港人,一方是大陆人。



怎么想到写这样一个故事的?


这个题材是我大二要交一个剧本作业,我就开始观察生活,有什么值得写的素材,因为我自己就是深圳人,我有一次去香港玩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批小孩儿,我就觉得这些小孩和我们平常人不太一样,他们得跨境去上学,就回家去查资料,发现它是有个时代背景的,有历史在背后的,就根据这个写了。


因为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关于过去的故事,它和现在也是有联系的,虽然现在已经不能去香港生孩子了,但现在很多人跑去加拿大美国生孩子,这跟十年前跑去香港生孩子的人心态是一样的。


我刚开始接触这个事件的时候,觉得挺荒谬的,三四岁的孩子,国语都说不好,还要强行他去学粤语,甚至父母都不会说粤语。这个虽然听起来很惨,但又很适合做喜剧。我自己也有想过,觉得是不是我这么做了,会看起来没有别的片子深刻。



片子给人的感觉虽然是很轻松的,但是它背后的问题是让人深思的。除了双非儿童,其实还涉及多个社会议题,比如夫妻之间的疏离;比如母子之间的这种隔阂……就个人而言,您对这些命题感兴趣的原因是什么?


我自己本来很喜欢家庭戏,我很喜欢杨德昌的《一一》,就像你说的里面涉及夫妻关系,其实现在不就总提到“丧偶式育儿”嘛,父亲完全不管,只有母亲一个人管孩子,其实这是很共性的话题。我自己本身不喜欢苦大仇深的东西,大家本身都很不高兴,就不要再去传递这种不高兴了,所以我用喜剧的东西去包装这些问题,这是我自己的尝试。大家对于轻松愉快的东西是更能接受的,大家更爱看喜剧,为什么非得看一个让自己难受的东西呢?我如果想让片子传播得更广,喜剧是有效的。我相信陈佩斯说过的一句话“喜剧都有悲剧的内核”,这个故事你往细里想,其实是个很难受的故事,我想做一个反差出来。

这个故事是非常接地气的现实主义题材,你期望它向外界传播出什么信息?


片子的末尾有一行字,是说自2017年3月起深圳教育局允许港籍学生在市内公立学校就读。这句话我一直很犹豫要不要加上,因为乍一看好像是“双非儿童”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天下太平。但实际上是没有的。


一方面深圳的教育压力也很大,优质的公立学校名额有限,“双非儿童”是否能顺利转学到深圳的公立学校读书、“大陆妈妈”又是否会放弃香港教育,让孩子转到深圳上学,这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第二个是教育公平。港籍学生在大陆的升学制度和大陆学生是不一样的,这其中是否会引发矛盾,不得而知。最后是这个政策的受益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2016年9月,最后一批“双非儿童”在香港幼稚园入学。然而在此之前,“双非儿童”已经有十年的历史了。不管怎样,这项政策的实施在某种程度上给了这群在夹缝中生存的孩子一个选择的机会。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了。



选演员是怎么选到袁立老师的呢?


她近几年热衷公益而且非常关心社会问题,再加上我们这是学生作业,所以袁立老师没有要片酬就来出演了。袁老师以前拍的一些影视作品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像《黑洞》,《铁齿铜牙纪晓岚》。剧本里的这个双非妈妈形象我设想的是一个比较干练但又不失温柔的女性,就觉得袁老师特别合适。我当时在微博上找到袁立老师的邮箱,就给她发了我的剧本和导演阐述,我把手机号附在邮件里了,当天晚上走在深圳街上,突然手机一震,低头一看来了个短信,落款是袁立。我就有种这是不是个骗子,很不真实。双方都在试探,她可能也怕我是骗子。到后面发现是真的,她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我们就约在学校见面了。在见面之前还是觉得,来的会不会不是袁立,有没有可能是同名但不是一个人那种。我在学校大门口等她,她走下车朝我走过来的时候,我就“哇,都是真的,不是骗子!”特别神奇。



选其他的演员过程顺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