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深圳一夜》3

毛利辉 发表于 2019-06-15 09:25:29 | 只看该作者
0 0

 回到坐位上,我拿起酒杯和他碰杯,说:“谢谢你帮我的点的歌。”他说:“你这样一唱,后面的人都不敢唱了。”我说:“哪里哪里,每个人唱的风格都不一样,各有各的好啊。”之后他也唱了他的歌,有李圣杰的,有Weslife的两首英文歌,接着我和他合唱了一首张雨生很老的歌“大海”,我很少唱这类型的歌,因为歌的Ki有点高,但在他的带引下我发挥的不错。我们唱完这首歌,他回坐位上去了,我就去了洗手间。

  上好洗手间准备出门时,遇到了一个37岁左右陌生的人,他问我说:“刚才和你一起唱歌的是你BF还是你好朋友?”我带点犹豫的回答说:“是我好朋友,怎么了?”他补充说:“我的一个兄弟喜欢你朋友想要他一块喝下酒。”我说哦,我就离开了洗手间,来到位上,他接着也就起身去了洗手间,我想,糟糕了,看着他去洗手间的背影,我后悔了我刚才的回答。

  一会,他和那个陌生人到了他们桌边,他们一共有三个人,我不敢再去看了。我看着别人在台上唱首歌,看着放歌的屏幕,却看不清上面的画面内容,这时他回来了,说:“你在发什么呆啊。”我说没有啊,他说我都看到了,我就呵呵的回避,有点不自然的笑着……接着我拿想酒杯,对他说:“来,喝酒,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他呵呵的说:“说什么啊,只是喝下酒没什么的。”但我还是问了那个喜欢他的人是做什么的,他说是台湾人,在旅游公司工作。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我又上洗手了,上完洗手间,刚跨出门口,我看到了,那个陌生人和他两兄弟站在我们的桌边在和“冰冷”说着什么,但没有看到“冰冷”开心的笑容,但看到了他在桌上用点歌纸写着什么。当我快到桌旁时,那个陌生人他们看到我来就客气的走了。我坐了下来,说:“是不是说常联系啊。”他说:“哪有可能。”我说:“那你刚才在写什么?”他补充说:“他给了名片我,所以礼貌性的写了家里暂停有些时间没用的座机电话。”我还呵呵的说:“难怪没看到你家有座机电话。”

  他端起酒杯和我碰杯,似乎是在缓解气氛,喝着酒杯里的红酒,感觉味道有一点不同。其实,发现自己原来吃醋了。一会屏幕上出现了“从开始到现在”,我对他说:“张信哲,你的歌。”他上台了,看着他唱歌的表情,伴着歌的旋律,把我的情绪和心情带了进去,细细聆听着他在台上唱的这首“从开始到现在”的歌。当歌到了尾声时,也听到了热烈的掌声,也当然有我真诚的掌声。

  回到坐位,我们高兴的拿起酒杯碰杯,在碰杯那一瞬间,似乎看到了红酒在杯中荡漾。他开心的说:“今天我们玩晚一点回去好吧,明天起不来就请假。”我说:“你醉了吧,看你也没喝多少,而红酒是不容易会醉人的,呵呵”……过了半个小时,有不断人都离开了,我就说:“没几个人了,也不早了,你看都快三点了,走吧”,他说那好吧……我们离开酒吧了。

  出了酒吧,在街边拦了一辆的士,上了车,坐在车上,他就问我说:“你唱歌这么好,怎么不去参加快乐男声呢?”我就说:“你也唱得这么好你怎么不去参加呢?”他就呵呵的说:“要是我参加了呢?”接着他讲起了他的快男的经历,说:“参加的是广州赛区的快乐男声,不过,此步于50强,最后唱的是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评委说我没唱出自己的感觉,所以。”我补充说:“没什么的,重在参与嘛”,他淡淡一笑,就望向了车窗外。一会,也就到十字路口处的红绿灯处,车停了下来。这么晚了,街上,还是有不停在穿梭的大车小车,看着红灯的颜色,看着十字路口的斑马线,仿佛自己站在了十字路口,眼中透露出迷茫的眼神。

  绿灯出现了,车开了,走着走着,他转过头问我说:“你会唱这首“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吗?”我回答说:“好像没唱过,不过,听过,是一首经典的老歌。”他说嗯,我看着他的表情,我就说:“怎么了”,他停留了一下说:“没什么”,但他的脸转了过去,又望向了车窗外,不一会就到了,打开车们,我们下车了。

  回到他的家里,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们有点说不出的感觉,我感觉自己身上还有残余的醋味。看到他的状态好像也有点不一样,接着他把包放在沙发上,说:“有点困,不想冲凉了,我去睡了。”我说:“你去睡吧,我去冲下凉。”一会,我冲好了,来到床边,关了灯,还是能看清他侧睡的身体,我就躺到他侧着的身后,就用手去抱他,接着他说:“有点热。”然后,我收回了手,他的话和我自己本身的心情,瞬间瓦解了下面兴奋的力量。我平躺着睡了下来,接着,睡着了。在睡梦中,感觉有人在抱着我,被有点紧的抱着,并弄醒了我。醒来,发现原来是他,我就用手把他的头放在我手臂间,我的手也就抱着了他的头,我用嘴轻轻的亲了他一下额头,然后,继续睡去。

  早上,他起床后上班去了,不久我也起床了,洗漱后,倒了一杯水,坐在沙发点了一支烟,抽着烟,看到茶几上的手提DELL电脑,看着没用多久的手提电脑,我在心里说:“这小子,也太大意了,电脑也随意放在茶几上”……抽完烟,打开门并随手关上了门,我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门上的门号1519,片刻,我提起脚步,下楼了。

  回到家,换了衣服来到店里上班,我发了个信息:“我到家了,现在在上班。”他回信息说:“起来这么早,今天怎么不多睡会。”我说:“休息后第一天上班,迟到了不好。”他回复说:“那就上班吧,记得吃早餐。”我犹豫了会,就发了信息给他:“我喜欢你,现在发现自己已经慢慢的爱上你了。”他没回,等了会。还是没回,我就把手机放进员工专用柜子里,不想看手机,或许,是怕看手机时候的心情吧。

  中午了,我在吃饭,我还是从柜子里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他:“中午了,记得准时吃饭。”一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还是没回,我就把手机放回了柜子里。下班了,回到家,打开电脑,挂上QQ,好像在等待什么,冲好凉了,看下QQ在线人,他还是不在,还是没看到“冰冷”,但又让我想起,平时,看到他上线时,是约我的时候,想见我时才会出现,才会上线。但我还是从QQ音乐盒中下载了这首歌“从开始到现在。”

  听着张信哲的这首歌,听着他曾在酒吧唱的这首歌,眼前就会浮现画面,也发现自己一步一步朝情感的沼泽中央慢慢走去。但突然的感伤,这种感伤的意识又在告诉着我,该往回走的时候了,该是回到最初起点的时候了。虽然,往回走的步伐会显得有些难度和缓慢。

  第四天下早班回到家,挂上QQ,下方右角出现了他QQ头相的闪动,但显示的是不在线……我打开了,是“冰冷”零晨快一点钟发的:“其实,我是喜欢你的,但是这份感情我还是不敢接受。同志的感情是纯粹的,也是易碎的。曾经的一段感情,我付出太多,也让自己深感悔恨与疲惫。其实,我们有空的时候,一起出来吃下饭,聊会天,看下电影,唱下歌,也挺好的,不一定要发展感情。”看着他发的这个留言,看了两遍,我回复了两个字说:“理解。”

  又过了近半个月,我下晚班,没有加班,12点多就回家了,打开电脑,没有听“从开始到现”了,听得是别的音乐。还是看了下上线的QQ,他不在线,接着我就去冲凉了,冲完回到电脑桌旁。电脑右角出现了他的QQ头相的闪动,显示在线,我打开,看到了他的一句话;“我刚晚上11点40回到家的,你刚下班吧,这些天还忙吗?”我带点平静的心情说:“还行。”他又说:“休年假去了曼谷玩了十天。”但我还是问了他说:“和谁去的啊?”他回答说:“就我一个人去的,我这个人喜欢一个人去旅行。”我说哦。他又接着说:“刚回来在做卫生。”我回复说:“好的,你慢慢弄吧,多保重”,接着,马上我就下线了。从此,这也就成了我们最后一次对话。第二天,我就把他的QQ删了,因此,就让这个开始回到陌生的从前吧。

  上班下班,快过两个月了,时间的过去,同时,冲淡了我的心情,让我回到了平静。但却又有意外的事情出现了。一天下午,我刚忙完,接到了阿然的电话,阿然是我认识好几年的兄弟,我进这个圈子时,认识第一个人就是他,还依昔记得那天见面的情景。他是武警退伍军人,177的身高,有时光着膀子时,肌肉线条清晰可见,他的身材比例非常好,穿衣服总是那么有型,总之,走大街上,是那种很养眼的帅哥加型男,虽然阿然刚到而立之年,但和我刚认识他时样子一样,好像时光没有在他脸上留下痕迹。

  我和阿然常聊天和通电话时,一会国语一会又粤语,这是我们独有的通话方式,我们在电话里乱聊一通后,他就说了他近来发生的一个插曲了,阿然带了几分淡淡的失落或说无奈与困惑的语气对我讲述了接下来的要讲的故事;他说他认识的一个网友,不过现在有一个星期没联系了,并说自己喜欢上了他了,所以,我就自然的就问起了阿能是怎么和他认识的,怎么聊上的,又怎么喜欢上他了,所以阿然就在电话里讲述了和他认识的一些情景与过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