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追梦人柳峰丨香港,香港!

AME科研时间 2018-11-08 15:23:21

编者按:2018 亚洲胸肺肿瘤诊疗峰会(Asia Thoracic Cancer Care Summit, ATCCS)于4月13~14日在香港举行。这次大会由香港中文大学心胸外科主办,聚集了亚洲和欧美地区一流的胸肺外科专家,分享全球最顶尖的肺部疾病外科手术的前沿和发展。


作者


柳峰,现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因参加 “AME-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追梦计划” 第二届演讲比赛,并获三等奖,故获得 AME 出版社资助,提供见习机会,随 AME 科学编辑团队前往香港,参加本次学术会议。


此次随行AME团队的见习目的地,是香港。


有道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二者不可偏废。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立成鄄鄂。徐弘祖的话,某一直不敢忘,也不想忘——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任谁来说都应如此。然而说来惭愧,待在广州学习有一阵子了,交通便利来往通畅,捏着港澳通行证许久,却推脱着从未踏足,以致逾期,一经提醒这才续签。


列车开动。车窗外的风景还未看够,遐想还未除去,车程却很快就结束了。我使劲晃了晃脑袋试图甩掉空洞疲惫感,踏上陌生而熟悉的香港土地。等出租车时,伴着烟味,我觑见了电线杆上一些警示远离邪教的英文传单,以及斗大的“NO SMOKING”标识。出租车有四座的也有五座的,倒也新奇。司机按着英国规则,端坐右侧。


“是香港啊。”


准备工作


参会前,我们大多已经做了功课,大概了解会议流程和自身任务以及需要重点关注的专家教授们。而与会前一天,在会场紧张筹备的氛围下,我们与AME驻港团队碰面(图1),一道商量布置好会场预备状态,并和谐友爱地讨论了接下来的个人分工等问题,来自香港的科学编辑Vicky、Mike、Brad都十分热情,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详细地介绍工作和可能的疑问。因为都是本地人,他们还对自己的普通话水平表达了谦虚之感。笔者虽然待在广州有一年多,能大致听懂些粤语,然而主动交流还是成问题。于是把学粤语提上日程,粤语值得一学,据说古文按粤语音调来读才是原汁原味,古风古韵。


图1. 笔者参与和谐友爱讨论


抵达酒店歇脚处,小憩一会,便一道出门,感受了一下香港城区街景,商厦河道,和地地道道的港式茶餐厅。大概对于爱购物的人们来说,香港真的是伊甸园一般的地方罢,毕竟是世界金融中心,举世闻名的高度繁华的一线城市。各式品牌、商品、货物,是很容易让人眼花缭乱,心绪大动。那么,对新鲜感和华丽事物的向往,是本能,抑或是我们都有的虚荣心作祟?笔者不知道,只是同样对高科技难以释手,所以在同伴快乐地逛着品牌店的同时,怀着对未来技术的向往,在apple专卖店待了许久,观察着VR以及新式科技。


由于同行的伙伴们都有采访不同专家的任务, 于是,在与会前一天晚上,尽管舟车劳顿,眼皮打鼓,三人住的屋子里参差不齐地响起了练习采访稿的朗读声,抑扬顿挫,笑声阵阵。既轻松又严整,可戏谓“明年此日青云去,却笑人间举子忙。”


与会期间


4月13日至14日,我们共同参与了这场学术交流峰会:2018年亚洲胸腺癌护理峰会(ATCCS, 图2)。


图2. 峰会标题展牌


会议第一天,一行人起了个大早,按照约定时间,赶到了位于尖沙咀的喜来登酒店三楼会场。重新布置一番展位,摆好展架和书籍,再次同香港办的小伙伴确认了一下今日任务之后,便静待专家学者们的身影(图3)。笔者的采访任务即在第一天。


图3. AME会议展位


上回参加北京会议没有作采访,这次居然不仅有新闻稿撰写工作,还有面对面采访专家的任务,令人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人生就是得多尝试嘛,这是一次宝贵的机会,我打心里告诉自己,不可错过。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然,久居檐下,且初试,莫敢道,将何如。


前夜已经熟读早写好的、经过反复修改的采访稿,就等教授露面约好时间。头天中午,因突发情况,其他小伙伴约的专家教授还需要进一步沟通,暗自庆幸变数不算太多,在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前辈带领下,能够冷静应付当前局面,随时需要做好二手准备,B计划必不可少。虽然同我想象的采访画面有些许不同,但是教授本人十分亲切近人,回答问题时语调沉稳,言语平实,使我安心,专注地完成了采访。时间虽短了些,但我知道我收获了一些宝贵的东西,达成了预期,无愧于心。(图4)


图4. 采访后笔者同教授和编辑的合影


峰会的讨论主题是基于肺部疾病的携手创新与合作共谋发展,与会者皆是胸外科或内科等相关领域的佼佼者,既有新视角的提出,又带来了新技术的可能性研讨,思想的火花四溅,可以联想到,将来的医学事业一定会更加蓬勃发展。 我们也许学到了零星几个专业名词,比如ENB和VATS技术,也许能够大概从字面上理解它们的意思。


但是仅仅看着图片或是短视频中的演示, 是很难切实体会到一场手术成功背后所需要付出的艰辛和努力,那是成几倍增加的。有时,观察着他们,我能清楚望见,他们眼角的皱纹,稀松近灰白的毛发以及困倦的脸。我想,为了让病人体验更加舒适,使手术操作更加人道更加人性化,这些教授学者几乎奉献了一生罢。不知怎么,我又老是会不自觉想起那些个夜班无数最终猝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医生们,想起朋友圈里转发的黑丝带头像,想起许多例医患纠纷下的腥红血液。他们是带着初心去的么?也许是我胡言乱语罢。


“WE CARE”,THANK YOU. (图5)


图5. 专家演讲中,“WE CARE”字眼瞩目


第二日在会场中,笔者受重托小小充当了一下摄影师的重任。两万多的相机我脖子上挂呀,会场角落把我游——不能唱起来。经过一番鼓弄以及积极向前辈讨教,又学到了许多新知识,譬如符合新闻稿要求的照片格式,如何根据现场光源调整相机模式等等等。当然,此为题外话,主要还是见识到了一些新的医学导管技术,科技前沿像是在我们面前打开了一个小口子——如同管中窥豹,得一管而窥全身——足以见其他各种技术的不同凡响。


风土人情


香港是个走在潮流前线的宠儿,与国际经济接轨,使用的官方语言自然包括了英文。因而大大小小的店铺皆可使用英文交流,酒店里所播出的节目也大多使用英文,像是BBC新闻和Discovery节目等,另有韩文日文等亚洲语言,应是此地区一大特色,对于学习英语者来说,实是很方便。会后我们去了地标性建筑购物中心海港城,身处繁华地段,上三层下三层,高楼林立,鳞次栉比,车水马龙,纸醉金迷。


图6. 维多利亚港附近街景


离开之前,我们还去了离酒店不远的威尔斯亲王医院附近走一遭。笔者最近喜欢观察人流,坐在双层巴士上,看着人来人往,如同世界轮转也就是眼前这样了。之后穿过海底隧道,来到了维多利亚港,久负盛名的维多利亚港(图6)。带点鱼腥味、带点咸咸感觉的海风吹拂着,一行四人漫步在铜锣湾避风塘边,清谈,赏景,观心。


水上轮船驶过,岸上人们弹着尤克里里愉快地唱着歌,小狗安静趴在一旁。


此时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相关阅读:

追梦人王妍丨不负昭华,与你同行



AME科研时间

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即刻关注?



排版编辑:张   晗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责任编辑:钟珊珊 AME Publishing Company

点击

阅读原文

了解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