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讲鬼新會靓仔与西洋鬼妹(附粤语讲古)

小媳妇回忆录 发表于 2020-11-29 06:23:34 | 只看该作者
0 0


前言


作者昨晚在廣州中山紀念堂觀看了《香花山大賀壽》,作為曾經的粵劇傳統例戲,已然睽違五十六春秋。黎子流老市長、陳建華前市長在臺上即興發言,均提及有對本土傳統文化的重視及踐行,可敬。


向前發展經濟,也應回顧前人文化,不忘初心。即將到來的清明節假期,也是粵人敬祖睦宗的重要節日。粵地有謂:笨七番禺起山墳。斯也可證。


如果講情人節,是對人講鬼話,那麼清明節,則是對鬼講人話。不論人話、鬼話,都虛中帶實、實中帶虛。本文選取的鬼古,原文出於清代文人筆記《小豆棚》,事關江門市新會區(清代為廣州府新會縣)著名文物--木美人,據考為中國現存最早油畫。


鬼古雖然荒誕不經,背後也隱藏著性啟蒙的教育問題,青春期少年極度沉溺西洋寫真集,以致過早辭世的社會現象。為便傳讀,以粵語翻譯並配音,歡迎留言、轉發。頓首。


點擊下方音頻▼,聽聽本文粵語講古吧~

配音:陳子


粵語翻譯 - 十二少

《小豆棚》卷十二怪異類 畫版 

係中國繪畫西洋畫,以京城最為出彩,就連難畫嘅先秦鼎器、神臺禮器,無話唔似樣嘅。係一幅畫入邊,山水樹石、亭臺樓閣,遠近明暗,表現得好有空間感,通常一尺長嘅畫面,能展現千里長嘅景物。一山一水、一枝一葉、一窗一架,都能夠通過光影、虛實嘅對比,使得圖形睇上去富有立體感。聽聞依種畫風最初嚟自西域,京城嘅畫師傳承並有所改變,稱渠為「界尺活」。至於以西洋畫嘅技藝繪畫人物,就以廣州嘅玻璃畫為獨一無二,人物嘅鬍鬚、頭髮,睇上去會好易被風吹起咁樣。對於西洋畫嘅觀感,我寫有一首律詩:

一幅亞洋畫得成,千盤萬曲訝深閎。

定神玩去疑身入,著手摸來似掌平。

幻出樓台蜃氣結,描將人物黛眉生。

壁間高挂終惶惑,錯認鄰家院落橫。

1781年,我到廣東遊歷,拜訪係廣州府新會縣任職嘅老師袁春舫老師,聽聞縣署倉庫入邊有一對西洋美人畫,好唔尋常。老師叫下屬將畫版送到大堂以便欣賞。當時已經黃昏,點燃火炬,照亮枱面。沒幾耐,下屬拿著兩塊畫版嚟到,每塊長大概一米五,畫版上人物以外嘅部分都被工具鑿走。其中一個著紅色衫,顏色剝落,年紀約摸二十歲,下巴豐滿,鼻梁高挺,雲形嘅髮髻插著長長花釵,一只手拿著燭台形狀嘅物件,一只手係度整理身上嘅衣帶,似係世家大族嘅千金;另一個著黃色衫,面容四正,梳墮馬髻(髮髻側向一邊,好似馬上墮下),個頭擰轉半面,有啲驚慌咁望著睇畫嘅人,雙手所捧嘅物件已經睇唔清,體態柔美,心顯恐懼,面上有爪抓嘅痕跡,年輕較為稚嫩。將火炬放到三米外,睇依兩塊畫版嘅人像,就似真人一樣,眼光明亮地注視賞畫人,似張目對望,又似視若無睹,令人覺得驚奇又恐怖。

木美人,現藏於新會博物館

(圖自新會博物館官網)

至於畫版嘅來歷,聽聞如下:曾經有位姓黎嘅少年,非常熱衷於收藏畫冊,見到山水人物嘅畫冊,諗盡辦法都要得到,如果係畫有靚女,更是珍愛有加。有一日,有個和尚嚟到渠屋企,話要募捐修葺觀世音菩薩嘅塑像,對此,少年並無表示。和尚就講:「我聽聞居士你中意繪畫藝術,書架塞滿畫冊,我諗應該沒乜佳作。貧僧我尚且能畫得上一兩筆,如果居士你真係中意繪畫,並且唔嫌棄嘅話,藉此就當結交個朋友。」少年聽到好開心,問和尚需要乜嘢紙張、畫版,和尚講:「唔需要。就係你瞓覺間房嘅兩扇門板後,我會畫上你心儀嘅畫像。」少年延請和尚入到臥室。和尚係隨身行李袋度取出畫畫嘅工具,顏料五顏六色,樣樣齊備。就係兩人有講有笑嘅期間,已經畫妥美人畫像兩幅。少年睇到之後,非常中意,贈送咗唔少錢俾和尚。

入夜嘅時候,少年關門燒火取暖,自斟自飲,睇見兩扇木門背後嘅美人畫像,但覺心閉翳,眼花花,睇唔入書,於是將啲中意嘅畫冊收埋係書架上層,又驚有人見到,靜雞雞咁關上兩扇木門。更深夜殘,係時候要瞓覺,成個人覺得暈暈燉燉有啲醉,趴係張枱度想瞌一陣。突然間,有個人挨著埲牆,捻著少年嘅膊頭講:「哥,你唔好醉啊。點解要咁唔愛錫你自己矜貴嘅身體,偏要搞到成個人懵下懵下?」少年嚇到成個人彈咗起身,見到旁邊有個靚女,個樣上鏡之餘,人又趣稚,於是唔再覺得奇怪。少年問道:「妹妹,妳係神仙?抑或係人?妳一個人嚟到我依度,唔通唔驚?」靚女就講:「我係畫中人。哥你日日夜夜同我相對,點解一擰轉頭就會唔記得我呢?」少年偷偷睇咗下扇門,其中一扇中間穿咗個大窿,可以望到屋外步級前嘅月影,好似開咗窗咁。月色、靚女、獨處,咁嘅情形下,少年十月芥菜—起曬心,心跳加速,克制唔到自己,同靚女攬頭攬頸,係床喥發生咗不可描述嘅事。完事之後,靚女講:「我叫左青,感謝哥你對我嘅憐愛,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所以我特登嚟報答哥你。我嘅姊妹二蘭她瞓著咗,唔知道我嚟揾你。我要走了,驚被她知道,日哦夜哦就煩死了。而且她性情爆燥得嚟又唔聽人講,哥你千奇唔好理她。」話音剛落,轉眼之間,左青返到門扇上,木門又如舊時嘅情形,無穿無爛。少年憨咗,唔知係發緊夢,定係幻覺,成個心好似由天上跌咗落人間,失落到極點,連酒氣都全部消散曬。

少年心罨果陣,有兩個倩影從門扇喥一齊落咗嚟,隱隱約約聽到係喥嗌交,少年唔敢出聲插嘴。二蘭講:「密實姑娘假正經啊你,做咗咁嘅衰嘢,妳知唔知醜!」左青講:「我嘅事,關妳乜事?」二蘭講:「大家同屋共主,點可以有筍嘢唔益姊妹?」依個時候,少年搭嘴講:「既然妳哋兩位姊妹可以住埋一齊,何必要分你我,我哋三個人一齊,唔係仲可以更加情投意合?」於是,少年同左青、二蘭兩個靚女,同上軟床,纏綿遊戲,盡享齊人之福。少年想同二蘭一齊,左青又唔通氣,順得哥情失嫂意,兩個同時難兼顧,唯有輪流同左青、二蘭進行不可描述嘅事,成晚都沒安寧,攰到成只狗咁。樹欲靜而風不止,兩個靚女仲要爭得寵嘅先後,爭名份嘅大細,各不相讓,少年唯有做和事佬平息紛爭。爭嗌之間,兩個靚女一囵嘴咁講個唔停,以讓對方無插嘴嘅機會。

至此之後,少年沒日沒夜咁,係兩個靚女之間操勞,未出十日,已經瘦骨如柴。屋企人都唔知乜事,於是將他送到阿媽間房休養。到咗夜晚,兩個靚女都一齊嚟到,互相指責對方搞到少年落得如此田地。屋企人沒見以渠地嘅影,但只聽到聲音。為咗個仔,又為驅鬼,請咗醫生嚟,醫生話沒戲;請咗道士嚟,道士將鬼避。成屋企人心如刀割唔單止,連街坊都怕曬依戶人家。有一晚,少年老竇囉囉攣瞓唔著,起身行到庭園散心,見到個仔間房嘅兩扇木門唔同平時,點著燈火一睇,左右木門嘅中間鑿空咗個人形,可以窺見到房內,覺得係鬼怪所為,於是打爛依兩扇木門。到第二日朝早,神奇嘅係,果兩個西洋美人畫像又出現係木門上頭。少年老竇將依兩扇木門捆綁起身燒咗渠,燒唔爛;掉落深水塘,點知又唔沉。兩個靚女依然活躍,寢室、廚房,都有渠地取笑作樂嘅身影,少年避無可避,不堪其擾,病情更加嚴重。經過依次劫難,少年長辭人世,成個新會縣嘅人一傳十,十傳百,街知巷聞。

Canvas painting (ebay.com)

新會縣縣長司馬氏,是山東人,為官秉持正道不奉迎。聽聞依件事,唔相信世間上竟然有咁荒謬嘅事,於是傳令少年老竇到官府質問,少年老竇所講嘅,與坊間所傳嘅版本一致。官府差人將兩扇木門扣押,鎖在倉庫,並在大門黐上封條,搇上大印。依兩塊畫版到家下仲係度,如果唔係即將離任,都無官員敢開庫門去睇。在縣衙中任職嘅公務員,詳細講述咗成件事。袁春舫老師講:「依件事,唔可以唔記低落嚟。」同時期人,比如:徐聞尹雲官,字梅公;同學蔡秦均,官都諫;曾堂,世交二弟,分別都有記載到依件事。我因為收拾行李,第二日就北歸返屋企,未有時間詳錄,坐船經過清遠峽嘅途中,將所見所聞補寫個大概如上。


小說原文 - [清]曾衍東

《小豆棚》卷十二怪異類 畫版

洋畫以京師為最。一切古鼎彞器,無不確似。為山樹樓閣,遠近深邃,尺幅千里。一邱一壑、一枝一葉、一欞一庋,皆能突起於陰陽向背之間。聞其初來自西域,京師易之,所謂界尺活也。至人物,則以廣南玻璃畫為獨步,面目須髮,有躍躍欲飛之勢。余有一律云:

一幅亞洋畫得成,千盤萬曲訝深閎。

定神玩去疑身入,著手摸來似掌平。

幻出樓台蜃氣結,描將人物黛眉生。

壁間高挂終惶惑,錯認鄰家院落橫。

辛丑游粵,在新會袁春舫業師署,聞庫中有西洋美人畫一對,甚異。師令胥吏持入廨觀之。已昏,設炬置桌。俄而持二版至,各長四五尺,蓋隨人畫形而刓之者,皆系以械。其一衣緋,色剝落,約二十許,豐頤隆准,高鈿雲髻,一手持物如燭台形,一手自理衣帶,如大家娃;其一衣黃,修容,墮馬,半面驚顧之狀,兩手捧物不能辨,豐神凜然,面上有爪痕,年較稚。燈光尋丈之外,望之若生,流波凝睇,若接若離,可驚可怖。

新會縣,位於珠三角西南(截自民初地圖)

先有黎姓少年癖於畫本,凡有山水人物,極力求取,而紙上麗人,尤所珍愛。一日,有僧至其家,募修大士像,生不為容。僧云:「聞居士好丹青,盈箱篋,想無佳者。貧衲能為筆墨。苟不為葉公好,當結一翰墨緣。」生喜,問所欲紙槧,僧曰:「無須。君臥室雙扉後,願為君圖所好。」生延入內寢。僧探囊取物,色色俱備。笑談之間,二美已具。生大喜,贈以金緡而去。

生夜爇火闔戶,相對雙隗,心搖目眩,將從前所好置之高閣,惟注意在人,靜掩雙扉。更闌欲上床矣,偶於醉後,假寐燈幾。有人倚隅捏肩云:「君子醉休。曷太不自珍千金軀,欲向醉鄉老耶?」生驚起,見一麗姝在側,嫣然可愛,遂不為詫。問曰:「卿仙乎?人乎?胡多露而不畏耶?」姝曰:「我畫中人耳。君朝夕相對,何覿面轉相忘?」生覷扉間脫空其一,望見階前月影,儼如窗開。心蕩不自持,相抱而狎,衽席頗致情款。女云:「奴號左青,憐感君德而奔君。二蘭女子熟睡不知。奴去也,恐為所覺,不耐伊囉嗦。且伊性悍不馴,君勿與接也。」轉盼,人與扉合。生不知是夢是幻,悵惘久之,酒氣全消。

正凝思間,雙影齊下,若聞詬誶,生不敢置喙。二蘭云:「好女子,好女子,醜事羞人!」左青云:「人家事,何預爾?」二蘭云:「同門合楣,豈容爾私?」生云:「二女既可同居,三人不更同心乎?」遂兩襲其裾,同登臥榻,共相偎倚。生欲與二蘭致情,左青隔,不使通。既而事齊不可,事楚又不可,悉索交敝,終夜不寧。欲樹靜而風轉搖之,調停向背,位致大小,各不相亞。口角之間,未嘗不絮絮然當以旗鼓。

從此日夜奔命,攝乎兩人之間,不旬日而形同枯槁矣。家人不知所以,乃移入母室。至夜,兩女悉至,更相交謫。家人不見其形,但聞其聲。醫來不瘳,巫至不壓。一家鼎沸,四鄰皆為不安。後其父夜起,隱憂不寐,步庭前,見其子所居之二扉,如刻人形而中離,燃以膏,疑是怪,遂破其空扉。至晨,而二版畫在焉。父銜之,付諸丙,弗戢;投諸淵,不沉。床笫廚室,大肆雜謔,不堪其擾,猶治絲而棼。生已奄息,闔邑哄傳。

邑令魯人司馬氏,秉正不阿。訪聞之,不信,呼其父而問,無異詞。乃拘系其版,函以印而封於庫。其畫至今存,然非其人有終任,不敢啟視者。而吏備述其顛末。春舫師曰:「是不可以不紀其事。」時徐聞尹梅公雲官、同門蔡都諫秦均、二世弟堂,各有記。予因次日束裝北旋不暇,舟次清遠峽中,為補書其略如此。


附記一|木美人


油畫《木美人》,俗稱“爛大門”,是兩幅在厚木板上的油畫仕女圖。原供奉于司前天等村天后廟,解放後移交由新會博物館收藏。畫像通長160釐米,左右相對,人像面部顯示出白色人種特徵,梳有高髻,穿低領漢式襟衣。該畫是中國最早的西洋油畫之一,公認為新會博物館的鎮館之寶。(轉自新會博物館官網)

畫像距今約五百年。據聞,媲美義大利著名油畫家達芬奇的傑作《蒙娜麗莎》。

附記二|烏利單刀


烏利單刀,元代,為一把元代將軍的鐵刀,原藏於新會棠下鎮周郡村,解放後轉交新會博物館收藏。該刀為長柄的掩月刀(偃月刀),手柄缺失,單邊刃,重4.1公斤,通長69釐米,鐵銹嚴重。刀頭闊長,形似半弦月,刃口殘有殘損。刀背有較鈍的歧刃。民間有元將烏利的傳說,“烏利單刀”就成了“糊裡糊塗”的歇後語。(轉自新會博物館官網)


相關粵語講古:

為舊陣時廣東女生點贊(附粵語講古)

廣州都城隍庙趣史│女子情場的愛與恨(附粵語講古)


相關粵語朗誦:

粵讀粵精彩│素馨燈賦 [清]陳澧 (附音頻)

滿目皆花花不盡│《歎花名解心》(附音頻)



尊重原創。歡迎阁下提供口述史及一手圖文資料。

發現更多有趣廣州掌故,有賴您的支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