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的小梦vol.2 从一首Disco舞曲说起

我就过来说说事 发表于 2019-04-12 16:24:22 | 只看该作者
0 0

今天的推送送给花瓶的爸爸。

分享这首歌与其说是因为这首歌于我意义重大,不如说是对我爸爸意义重大。


我爸的歌单里大多数时候是张国荣和谭咏麟,偶尔是谭晶。所以那天我坐进他的车,这首歌略显诡异的伴随着“hello”和婴儿哭声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抖了一下。我想我爸莫不是喝了假酒,要么就是调到哪个奇怪的电台了,问题是他也不怎么听电台的。



他告诉我这首歌叫“冷若冰霜”(Colder Than Ice),他求助他那个万能的朋友圈才找到的。


本来是快要遗忘在记忆里的旋律,偶然看到一个用这首歌当BGM的视频,我爸还不知道各大音频app都有听歌识曲这个功能,于是他把视频转到朋友圈,很快就得到了同龄人的回复。


所以我想这首歌大约是属于一代人的共同回忆吧。


起初我并不喜欢这种结构短小、不断重复的编曲,从头至尾缺少情绪变化,一路激昂到底,歌词简单,出场的乐器又非常复杂。


当你把音量调大时,会觉得车窗在有规律地震动。


我爸就一边放这首歌一边跟我讲故事了。



有人说80年代是中国的黄金时代,大门打开以后整个花花世界涌进这片压抑了很多年的土地,港台文化和欧美文化成席卷之势。


也有人说80年代实际上依旧笼罩在阴云底下,所谓自由不过是没有经历过这个时期的人雾里看花罢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80年代是巨变的年代,不仅在中国,整个世界的80年代都经历着巨变。


有个叫“时尚百年”的系列视频,盘点从上世纪初至今的时尚演变,不管是发型、妆容还是服饰,80年代都是最出格最让人大跌眼镜的存在,“80年代要来了”成为一条经典弹幕。


我相信时尚是精神世界的外化,对“贫穷限制了想象力”这句话不敢苟同。80年代的中国是贫穷的,但经济的紧缩不能成为年轻人追逐时尚的绊脚石,相反他们会以更大胆另类的方式进行寻求出路。


所以Disco和霹雳舞出现了,宽肩西装、高腰喇叭裤和紧身条纹汗衫出现了,飞机头和烟花烫出现了。


感谢我妈和我姑姑的友情出场


Disco是在70年代中期风靡世界的,传入中国要到80年代了,正好是我爸这代人做“年轻人”的时候。


我试图对Colder Than Ice的演绎者Grant Miller做些深入了解,因为他的样貌很适合做成一张80年代的海报贴在纯情少女的床头,但是他现存的资料少之又少,有点昙花一现的感觉。


事实上在Disco舞曲的发源地,这种缺乏深刻内涵的“跳舞音乐”也是昙花一现的,控场的是枪花、邦乔维之类的摇滚乐队。


但对于我爸爸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他更像一个时代的标志。


当人们真正想要跳舞的时候,是不会在意背景音乐的,Grant Miller给了他们跳舞的机会。


Colder Than Ice被国人熟知是因为它被选入了盛极一时的《荷东》系列。


荷东的发源地在香港,其实是香港尖沙咀一家著名大型 Disco 舞厅Hollywood East (港译“荷里活东方”)的名称。这家 Disco 舞厅的驻场DJ Alex(杨振龙)及Patrick Delay将欧美的流行舞曲重新混音后播放,效果很好。


香港 FACE唱片公司后来出版了《荷东》系列舞曲音乐,风靡东南亚。


中唱版《荷东》中前数集的歌曲基本是原唱作品加上混音。后续的几集中翻唱作品开始增多。全套系列最经典的是荷东的前三集和第九集,选择的多是欧洲的舞曲,尤其以意大利的 Italo Disco 为主。从第四集开始,其他类型的音乐出现在《荷东》系列中,包括拉丁舞、现代舞、摇滚、说唱等都在《荷东》领域范畴中。


说穿了就是个大杂烩。

 

我爸最喜欢的自然是这首Colder Than Ice,我去听了人们推荐的前三张和第九张。整体风格很一致。



听歌之余意外地发现荷东系列的专封都非常有设计感。


直白的太空元素,线条简单凌厉,强烈的色块冲击,洋溢着直冲云霄的热烈情绪。


放到现在看还是很好看的。



我爸穿梭于迪厅的时候还很瘦,他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做了许多我没做过的事情,之所以怀念过去是因为站在那个时间点你看到的都是未来。


我相信在迪厅里随着节拍扭动身躯的年轻人怀抱的并非醉生梦死的颓靡心态,而是一种青春的力气的宣泄,走出迪厅的时候可能是星光灿烂,可能是艳阳高照,一觉醒来他们依旧是要投身一线建设工作的那批人。

 

后来有一次我心情很糟糕,我爸接我回家时一路上放Colder Than Ice。不知道是单调重复的Disco舞曲果真能起到调节心情的作用,还是从这首歌里感受到了一些30年前的力量,我发现80年代的舞曲在热烈的表象底下存在着柔软的内核。


热烈和柔软放到一起,大概就是性感。



音乐是没有年龄的,去了解一首歌的过程也是触碰一个时代心路的过程,后来Colder Than Ice就一直留在我的播放列表里了。即使Disco对我来说依旧是个很陌生的领域,但通过它我和爸爸之间的联系又增加了一条。


在这之后他依旧听他的谭咏麟,我依旧听我的山羊皮,但是我们的播放列表开始有重合。


比如我被赵雷的《画》惊艳的时候也会分享给他。


比如我们会在聊完金庸的武侠套路以后,一起唱着《站台》在舟山跨海大桥上吃了两个超速罚单。









地精与花瓶

陪你度过日复一日

却有意思的白天黑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