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2.3公里,只为了听张志明用粤语说一句我不能没有你

二哥2014a 发表于 2021-04-12 16:09:31 | 只看该作者
0 0


原谅我悄悄地蹭一个热点

 ▽ 请点开听听看)

2017年5月1日对我来说,是个挺特别的日子。

从前一天的夜里开始就感觉到一浪一浪的无名焦灼,一遍一遍地刷着手机,突然极其渴望地想要看《春娇救志明》。

粤语版的。


……


一个一个地点开买票app,一家一家地查看附近的影院,毫无意外地看到清一色的国语2D。绝望之际看到一家离得挺远的影院竟然排满了粤语版,一秒下单。

抬头问了一圈,朋友们兴趣寥寥,耸耸肩,决定自己去。


……


第一次自己看电影,好像也很稀松平常。

走了2.3公里,迷了几次路,照常地输错了几次取票号,一如既往地咬咬牙买了电影院的天价矿泉水。看看时间还早,从包里掏出专业课课本,坐在电影院门口写起了作业。

是从哪里开始感觉到有点不一样呢。

大概一根稻草压不垮骆驼吧。也许是整晚下来自觉笑得突兀,也许是不小心跟着说了台词时旁人的频频侧目,也许。


电影放完,观众径直往外走。蓦地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靠在椅背上等彩蛋。

小洋妞说“what 7 you say”的时候,忍不住哈哈哈地笑出了声。往外走的人不解地三三两两地回头看我,盯得我头皮发麻。

突然发现自己手里拿着一块面包,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低下头将它全部塞进嘴里塞满口腔,用尽全身的力气咀嚼。


台湾地震勾起回忆的时候没有哭,春娇把自己埋在水里的时候没有哭,“好len感动”的时候没有哭。

但那一刻,孤独感夹着核桃黄油的香气和眼泪的咸涩排山倒海。


我是真的离开家了。

我从无意强调我的籍贯和出身,但生我养我的故土给了我太多甚至难以自觉的烙印。


就好像,我无法开口向外地的朋友解释为什么我非要看粤语版的执着。

我说不清楚,只是单纯地抗拒看屏幕上的杨千嬅发出不是杨千嬅的声音,也不想知道“大拇指戴帽子”的烂gag到底要怎么翻成普通话。


可能因为我心里明白,“好len感动”,不是只是下面那行字幕上“好感动”的意思。

我不是地方主义。

出来转过一圈,也明白它不是那么好。


南蛮之地,五岭逶迤。挡住冷空气,也隔住北方风土尘埃。回南天里潮湿得茶饭不思,酷暑中热气粘住鼻腔难以呼吸。

偏安一隅,生活闲适也不太进取。春困秋乏,生活在三餐的间隙里汨汨流淌,年复一年,代复一代。


可是敝帚自珍,乡愁是平等的。

背井离乡,才知道古诗里那些月是故乡明夜曲闻折柳,远不是小时候揣测的那样无风起浪。

故土难离,你不自觉地在生活中寻找所有与家园相关的细节。新买的衣服从哪里寄出,桌上的台灯在哪里组装。

一点点也好,和它靠近点,再近一点。


就好像,我甚至都不像《春娇救志明》那样说话。

我的脏话局限在白痴弱智神经病远没有那么多器官,说话不夹英文也从不把行政部叫成admin,香港人自带的串不管怎么模仿也缺点神韵。

但我还是听得心头一暖。

在我每日每日频繁地冒起这种乡情的时候,杨絮飘起来了。

于是我很自然地把这种情感归类为闲愁,并企图用更多更多的事情更多更多的deadline把自己填满。


结果固然是失败的。它流动无形,连让人喘不过气的deadline的空隙都浸满。

我自惭形秽,觉得迷恋过去不是现充应有的习惯。但在可鄙和自耻的自我鞭打里,突然就明白了这种情感为什么像杨絮一样挥之不去。


因为家乡远不止是故土,还有无数的旧人。


离开家后,也遇到了很好的朋友。大家共度生活共度难关,欢笑快乐都很多。


但更多的人,我们只能谈上相识一场。

因为一场活动一个事件走到一起,筵席散后加个微信,彼此做个无害的点赞之交,见面就微笑着点点头。


想做什么事而要好的朋友没有空,打开微信好友列表从头翻到尾,郁结地逐个评估“我们是不是可以做这种事的关系”,然后通常——

“算了,我不去了。”“算了,我自己去吧。”

在生活的前多少年里,我们被强制地塞在一个又一个的集体里。既然能够共同经历一桩又一桩或好或坏的事,那么培养关系,建立感情,大部分只是时间的工作。

蓦地从这样的集体里抽离,发现自己变得勇气缺缺。好像无法承担新的邂逅伴随的恐惧,也没了再为谁改变些什么习惯的力气。只能无望地希冀对面的人能勇敢点再勇敢点地走来,热情点再热情点地向我敞开。


……


突然想起朋友在哪里写过的一段话,“你什么时候感到自卑?”

“不是自卑自己哪里不好,只是自卑,酒难逢知己,仍觉千杯少。”


……


这些时候就无比地挂念旧友, 虽然远水不救近火,大家也各有生活,但怀念总是快乐的。

有一天发现,一个过去六年里每天见面每天说话的好朋友,我们竟然两个多月都没有说过话了。心有余悸,赶紧挂了一个电话过去。

山千重水万重,祖国辽阔,你我天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我们零零落落,自然也不希冀天天相见日日电联,但是心里挂牵,还是希望你知道,你也知道,每个你都知道。

从前听人说,高考过后,“从此故乡只有冬夏,没有春秋”。现在想想,好像不止是矫情。

故园如此,故友亦如是。


但拉长的时空却浓缩了思念的密度,异客如你我,生命中多了恒常的等待。等待重逢、等待再会,就好像从前上学等待周末,年内期望春节。

仿佛回家,才是一段时光的终点。

三月四月五月六月,正是古往今来闲愁最苦的季节。

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

恋巢思归,思念旧友,不是闲愁胜似闲愁。心中常挂念,苦闷自然更多。


但幸好,矫情和对生活过敏是创作者的遗传病。

多年过去,我已经学会与这样的体质和平共处。

忘了谁教我的——

"Take your broken heart, turn it into art."

那么,希望我矫情的碎碎念, 能够成为感动你的一点点艺术吧。

晚安。



2017/05/03

Cathy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