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泡学”男朋友,有一个20人的女朋友群

道玄师傅5797 发表于 2021-10-12 10:17:53 | 只看该作者
0 0

PUA的考核指标是一周至少和3个女性发生关系,是否可以将一位女生快速“推倒”,成为了一个PUA行动是否成功的重要量化标准。

推倒”几十甚至上百个女孩的经历,是导师们课程中展示能力的成果,这些女孩会出现在偷拍的照片或视频中,成为群中分享的案例。

他们
甚至通过操作情感,让女孩用自残、甚至自杀,证明她们对自己的爱。


当发现男友陈攀正在同时与包括自己在内的20名女性“谈恋爱”时,王瑶第一次听说了PUA,原来自己的恋情被“M3模型”设计了。


 

“我的PUA导师男友有一个二十人的女友群”


讲述者:王瑶,女,已工作十年,年龄保密,城市保密


第一次和陈攀见面是在六年前,在一个节日聚会上。他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很有礼貌,年龄大我几岁,人也比较稳重成熟。见到我以后,他以交个朋友为由,提出要加我微信。当时我的内心对这个人并不抵触,但没有想到之后他会给我带来那么大的伤害。


从加微信的第二天开始,他就开始频繁的与我在微信朋友圈互动,或者与我私聊。在聊天中,他会向我展示自己工作上的成就,同时我翻来他的朋友圈,内容也多是去世界各地旅游、出差、或者谁送了他手表等高档礼物等。这在当时才二十出头的我看来,无疑是成功人士的标准


某PUA机构的展示面课程设置


但当我了解了PUA的知识后,我分析这极有可能是他有意像目标女性做的“展示面”。


微信聊了一个月之后,我和陈攀第一次约会了。几个月后,我和他确定了“恋爱关系”。说是“恋爱关系”,其实回忆起来细节里全是漏洞。




陈攀有一个二十人左右的“女友群”,都是默认他同时拥有多重关系的“女友们”。而他尝试让我与这个女孩见面,就是为了试探我们是否能接受进入这个“女友群”。


和我一样因为接受不了现实,这个女孩之后很痛苦,一度为他闹得自残,用刀在手臂上刻字。


而在他们PUA看来,这只是他们操纵情感的一种方式——“自杀鼓励”,也就是让女孩用自残、甚至自杀,证明她们对自己的爱。



陈攀对我的情感欺骗与言语打压,让我对任何人与事不再信任。


为此,我不再敢交男朋友,也很害怕男人。我常常想,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为什么受骗的是我?为什么只有我相信他了?

 

“遭遇键盘PUA,我前后借给他了四万七”


讲述者:Cici,女,30岁,外贸从业者,坐标深圳

 

我和(PUA受害者)群里的其他姑娘不一样,我年龄比她们大,心态也比她们好一点。知道上当受骗以后,我已经请了律师。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竟然会遭遇到PUA,还是低级的“键盘PUA”



他是一个典型的键盘PUA。所谓键盘PUA,是躲在电脑后面,用社交工具欺骗姑娘的那种,在PUA圈子里,这是处于鄙视链底端的。


我和他是2017年11月在一个贸易群里认识的。当时他以有意合作为由,加了我微信,但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夸我头像好看。


第二天,就开始在微信上和我玩“掷骰子”的游戏——用骰子上的数字决定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这是他收藏的PUA课程中的典型套路之一然后,话题会有意无意往性方面引导。第三天,就开始叫我老婆。


他是一个很会营造自己“展示面”的人。有一次聊天中,他假装无意的提到自己要去“停车”了。我问他哪里来的车,他说做了一个卖洋酒的生意赚了30万,付了一辆捷豹的首付。他曾发给我一个据说是他本人的视频,视频中的男人看起来高高瘦瘦,单眼皮,不能算帅,但是也不丑。



他很谨慎,之前从未在我面前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每次我和他说要给他寄礼物,都会被他拒绝。现在想起来,是为了隐藏自己的具体地址吧。


为了要回经济损失,也为了给自己这份感情一个交代,我托朋友通过“黑科技”定位到他的住址。我真正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吓得手都在颤抖了。


和微信上包装成高富帅的形象相比,现实中的他明显矮胖不少,还有肚腩。经济条件当然也是包装出来的,事实上他只是与人合租在出租屋里而已。


即使我已经识破他的真面目,他还是没有放弃向我撒谎,宣称明天就会去提车。


5月25日是我的生日,距离我把他拉黑已经有一个星期了,但是我每天醒来都会陷入焦虑与愤怒的情绪中。加进这个群后,我看见了更多比我还需要帮助的人。从大一点点的姐姐的角度,我想说女人的价值是不应该由男人决定的。如果可以,我希望多和她们聊聊,让她们早点走出来。

 

“我拷了他云盘里所有PUA资料和女孩的合照,发给了他的亲友”


讲述者:吴茗,女,26,自由职业者,坐标广州


我和前男友是2014年11月在一次活动上认识的。那时我还在上大学,应聘了一份兼职,是担任某个APP的推广大使,而他是我们的区域经理。



后来我知道了,这分别是他PUA课程中的技巧“进挪(KINO)”和“推拉”



所谓“进挪”即PUA的一种亲密接触的技巧,男性通过步骤性的肢体接触,拉进与女孩的距离。而“推拉”则常常被用在与对方的感情拉锯中,让目标的情绪产生波动。如他和我亲密后,突然冷落我。


我和他在一起的前半年还是一对正常情侣,周末会外出约会、一起打扫房间那种。转折发生在6个月后。一次,他因故下楼,我在他电脑里惊讶地发现,他正在撩另外一个女孩,用粤语问她要不要做他女朋友。


而社交工具的弹窗更让我惊讶。那是一个本地PUA交流群,群内的一个群友正在请教,如何攻克一个“妞”。


某PUA机构内部聊天记录


我没有惊动他,但是私底下拷走他云盘里所有的PUA资料和女孩的照片。从拷走的资料里,我能确定的是,当时他同时在交往的,有四个女孩。而正在发起攻势的,则有五个。


在女孩的照片里,我看到了自己的照片,是吃饭时他对我的一张偷拍,应该是事后他用作群内成果展示的证据


我和他正式决裂是因为有一天,我又在电脑上看到了他和一个女孩的聊天过程。这次,我坐在电脑面前没有挪走,等他出来后,他就明白我什么都知道了。我和他大吵一架。后来他又回来求我,是为了让我不要告诉其他人这件事。


其实,他并没有打算收性。在车上,他当着我的面和别的女孩打电话,之后他告诉我,他可以答应我,以后不会当着我的面跟别的女孩打电话。



但我自己好像也有点反“PUA”中毒了,身边如果出现年龄差不多,表现得情商较高的男孩,我就会怀疑他是不是PUA。


还有一个令人遗憾的是,现在,我常常会向身边或网络上的女孩普及PUA的特征和危害。但是有的女孩对此反应激烈,认为我自己遇到了,不代表所有人都会遇到。我的过度反应反而让大家不适。可是,真的是我多虑了吗?

 

“聊了21个女孩,失败了20个,但我的目标是3位数起”


讲述者:小林,男,24岁,硕士在读,北京


前几天,我刚刚扔掉了衣柜里最后一件格子衫。你能理解以前我的标准理工男穿着吧?以前我的衣柜里以格子衫居多,现在多买白衬衫了,还有西装。我现在还会时不时看看时尚类的公众号,了解一下比较潮流的男性单品。


发型我也改了不少,留的是时下最流行的两边短中间长的发型。以前,我是标准毛寸。我把之前留着毛寸的照片发给朋友看,说这是高三照的,还说进过少管所,问他们信不信,他们居然信了。


某PUA机构招生人员朋友圈内的课程展示


以上我所说的东西叫展示面。展示面包括了和一个人聊天之前,你向她展示的所有信息。除了个人形象,还包括你的头像,朋友圈内容的打造。


以前我朋友圈的内容可能随意点,都是转发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吐槽的内容。现在不行了,必须是展示自己生活的优质面为主。头像也不能是卡通人物或者是风景,得是自己的硬照。



PUA的成果建立在认识大基数女孩的基础上。数量,是PUA的关键词。你必须在一定时间内,通过各种渠道认识女孩。一定的被拒绝数量是塑造心态的基础。


我课程的入门门槛是“聊死”30个女孩,即你去和女孩聊天,要么发出去被拉黑,要么被删除,数量必须要达到30个。我目前是21个,其中聊到音讯全无的20个,还有1个因为超过了我设定的追求到对方的时限,被迫放弃了。


因为我这方面悟性比较低,聊完那20个,我感觉自己并没有什么进展,我觉得我的目标应该设置到三位数起。



我认为正因为男性和女性都有情感需求,所以PUA和ayawawa的理论才有存在的市场。


有次,我参加一个单身群的交流,话题是怎样找到女朋友。有人说,帅加有钱。事后我和一个另一个学习PUA的哥们讨论,他说这是对的!但是不应该成为我找不到女朋友借口,而是应该成为我的目标。


对于年初阿里程序员工穿特步相亲被嫌弃的那件事,我们PUA行业的人是打死都不会出现的。因为我们压根就不会买特步。

 

“PUA门徒考核指标是一周至少和3个女性发生关系,我没通过”


讲述者:李瑞,男,25,创业者,坐标武汉

 

我觉得PUA让自己变得优秀的这个理念是好的。


但是我在成都某机构学习时,接触到的现实却是,这个行业的整个圈子都很扭曲。主要原因和他们对学员的错误引导方向有关。


2017年8月1日,我和朋友来到成都某PUA机构参加为期一周的PUA导师培训计划,学费是两万九千八百元人民币,上午两小时,下午三小时,不包食宿。


我最初是被该机构网络宣传片里,导师从容搭讪的样子吸引的。我不是一个很擅长与女性相处的人,不太会和女性聊天,更别提去搭讪了。


报这个课程,一方面是希望能提高自己与女性交往的质量,另一方面是考虑PUA导师收入丰厚,希望有机会能入行发展。


等到了成都真正开始学习后,我发现教学的内容和想象的不太一样。课堂里除了讲一些典型的PUA理论知识,比如穿衣搭配社交平台怎么聊天怎么从线上转移到线下。深入学习之后,开始讲怎么利用技巧和套路快速和一个女孩发生性关系,PUA术语即“TD”。


所有的前提,是让你虚假包装朋友圈,即打造展示面,进行高价值展示而这通常与一门硬照拍摄的生意扯上关系。


男学员可花费几十到几百不等的价格,根据自身特质选择雄性领袖风潮牌风、文艺风、工作照等几个风格,配合特定的场景进行拍摄。



雄性领袖风,讲究在会议室或多人工作室,塑造男性主事者的角色。


一周的速成课程结束后,四五十个学员里,只有极少数人考核合格,具有了成为门徒的资格,真正迈入这行。而是否可以将一位女生快速推倒,成为了一个PUA行动是否成功的重要量化标准。


PUA的展示成果图


推倒几十甚至上百个女孩的经历,是导师们课程中展示能力的成果,这些女孩会出现在偷拍的照片或视频中,成为群中分享的案例。搜索网站上就可以搜到不少。


来这里学习的学员年龄层集中在20-35岁之间。除了成为导师,他们来有的是为了解决情感问题,而有的纯粹是为了玩乐,可能本身已经有了女朋友。



一周后,我要求该机构退费,但沟通失败后被拒绝。目前,维权律师已经将学员要求退费的民事起诉状递送至法院,但仍尚未有消息。

 

“感情的正向结果,在短择里是不可能取得的”


讲述人:章雨,25,足球队教练,上海


我有一年的PUA导师从业经历。我觉得PUA中毒主要有以下几个症状:


1.片面追求认识及发生性关系的女性的数量;2.将女性物化;3.将与女性发生性关系,当成衡量行动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



我加入这家公司是2016年。说起来,我刚开始是因为在校园恋爱中和女朋友分手了不能接受,然后找了一个咨询价格为300元的心理咨询师,咨询时间为期几周,每天晚上一个小时。后来,咨询师可能觉得确实无法解决我的问题,就塞给我一张PUA课程的传单,告诉我也许可以试试找新女朋友。


现在想起来,我按照传单咨询的那位PUA导师大概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他说这个时代的认真是可笑的,而认识更多女孩才是解决之道。


无可否认,这个观点这对于一些涉世未深的年轻男孩是很有吸引力的。


PUA公司的老板通常是业内知识掌握比较丰富的导师,自带宣传热点,我们公司也不例外。到后期,老板就会退居管理一线,把推广和引流外包出去,自己则负责公关和外在的合作。


而PUA导师通常由销售做起,收入主要是由销售分成、课程分成、底薪三个部分组成。当时我一个月基本可以拿到一万上下,但是在这个行业算是偏低的。


公司有了稳定的推广渠道后,我们这批销售要做的事是自学,然后试讲。基本上从目前很多人比较熟悉的网站上晒出的真实案例中,挑选一部分直接转化到自己身上。


我也有开始尝试实践,开始练习向女孩搭讪,要联系方式。我可以将PUA技巧融入和女孩相处的每个环节,但是到最后一步,我始终迈不出去,总感觉有个说不出来的东西在心头顶着我。可能是一个叫“道德”的小人?所以我有暧昧对象,但没有一个正式的女朋友。


我的同事形象好点的,一般会同时交往几个女朋友。有一次,我去一个同事家里,发现他的两个女朋友都同时在他家,彼此都知道对方身份,一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一个是抱着感化他的心态,两人相处的还挺和谐,而我惊呆了。


我们的课程分为“短择”和“长择”两种。短择课程以网络教授PUA技巧为主,分为500元以及1000元两种档次,主要区别在于可以阅读的文章篇幅,同时1000多的会赠送2个电话咨询服务,而500就是10次邮件的咨询。



随着我在公司的话语权提升,我提出了做长择课程的项目,即私人定制服务,通过委托人的收入状况和感情现状,来根据委托人的意愿进行服务定制,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至半年。这项服务基本3000元起步,也是为了框住客户中之前用短择留不住的优质大客户。


很有意思的是,选择长择课程的客户以千为人数计算,最后回访中达到满意效果的统计人数能达到一半。反而是选择短择,即PUA课程的客户,要求退费的数量极高。原因是很多人认为,PUA并没有让自己达到理想中的情感状态。


还有一种情况,是一部分长择的人,即开始以挽回女友等目的前来咨询的人,会被短择PUA课程所吸引,然后价值观发生改变,与女友分手,走上追求女友数量、交往速度的道路。


2017年5月,因为利益和法律问题,我离开了公司,从事了一段时间新媒体的工作,现在在上海帮朋友打理足球队。我正准备把这一年的PUA导师从业经历从我履历中删去。因为有一次,一位儿女双全的公司经理,以公事之名把我叫到他办公室,指着刚下好的社交软件,让我告诉他如何在这上面约到女孩。


我觉得很多男性对于PUA课程内容是缺少抵抗力的。但是这个像魔鬼的契约,看起来得到了很多东西,事实上丢的东西越来越多。

 

“PUA正在迅速低龄化,未成年女性成为新猎物”


讲述人:孔唯唯,女,反不良PUA的公益组织“小红帽”负责人,华南某大学社工系硕士在读

 

PUA是从美国传入的。


早期来源于临床心理学家阿尔伯特·艾利斯在《性诱惑的艺术》一书中的一种观点:认为克服了内在思想,男人就能克服不自信,成功地搭讪到女人。到了九十年代,通过Pick-up技巧来诱惑女性,满足性征服目的的男性群体形成了庞大的社群,即PUA。


谜男(Mystery)正是其中一员,他创立的谜男方法,把从认识到发生关系分解为三个阶段:吸引、舒适感和诱惑。不过,这位“把妹达人”最终住进了精神病院。


2008年前后,PUA资料传入中国,并迅速本土化,如今已发展出诸如“冷爱模型”“五步陷阱”等理论,PUA线下课程纷纷开设,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我第一次接触到PUA,是从身边一位朋友身上。他花了两万块,报名了成都一个为期十天的PUA课程。回来之后,他判若两人。衬衫、笔直的裤子、皮鞋和油头成为他出门的必备打扮,以前朴素的他基本不见了。



他开始频繁骚扰身边的女孩,也经常从口中蹦出PUA的一些术语,甚至会想教我如何“泡男仔”。但同时,他也是矛盾的,学习了这个以后,他告诉我,所有的男生都是不可信的。


在一次聚会上。他借着酒劲,逼问我交出一个小师妹的联系方式。我拒绝了,自此和这个男生断了联系。


出于对一个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转变的兴趣,我上网开始搜索PUA的资料。真正让我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的,是PUA的低龄化


一方面,一个向我咨询性教育的男孩,最后转去学了PUA,并告诉我班上好多男孩都开始学了,甚至已经“开荤”了。另一方面,一些PUA学习者会专门在中学附近搜索女学生的微信号,引诱未成年女性。


PUA的魔爪正在伸向未成年


我决定尽自己的能力帮助PUA受害者。我们这个公益组织“小红帽”的名字是名字是读者起的。一开始我是用网名孔唯唯在网络平台科普,中途读者凝聚力越来越强,有读者提议帮组织起个名称,在群里讨论投票。我们核心成员有15人,除了我是社工背景之外,其余都不是全职人员,只能在工作之余,帮助打理。


我的硬盘里存了两个T的关于PUA的资料。在实务过程中,我发现遭受PUA伤害的女性有的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创伤应激障碍,出现抑郁、狂躁、多疑等症状,情绪失控,噩梦连连,甚至罹患妇科疾病、自残自杀。


“男性中毒者”又叫“泡学中毒”,主要表现在耗费大量金钱学习PUA,价值观扭曲,正常社交失常等。这是我们发现“女性受害者”之前,他们业内已经出现的状态。


男性受害者既是这门技巧的施害者,同时又是受害者。他们主动找到我们说自己中毒,希望得到小红帽帮助。这在当时组织内部还出现争议,有的义工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去帮男孩子,认为他们是始作俑者。我们也有犹豫过,我们只接纳女性吗?后来我们同样接纳了中毒者。


这一次媒体大规模报道前,我接触的PUA女性受害者大概150多人,每年都有流失,现在上升到190-200人。“小红帽”的知名度上升以后,越来越多的都是主动找到我的。但我们的困境在于,我们无法向受害者提供切实的服务。


提供服务是需要经费的,比如说有一些女性遭遇PUA陷阱后,觉得自己有抑郁症了,有心理障碍了,她问小红帽这边能不能给她一些辅导,那辅导的话要么找社工,要么找心理咨询师,这个都是需要费用的,而我们小红帽提供不了。我们只能倾听受害者的倾诉,尽量开导。


因此我也呼吁,妇联能开设PUA项目专案,接受这些女性受害者,为她们提供情绪舒缓服务和庇护空间。


我用于进行有关PUA公益活动的手机里有一千三百多个联系人,他们有的倾诉完就离开了,有的则留下来,成为义工团的一员。我现在在思考,如何能有先见之明,尽早去预防这一切的发生,尽可能降低伤害。


 (为保护隐私,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湖  南

微信:bupttg

网站:zhouxt.com

锦绣潇湘  伟人故里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