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海上嫁女记》:喧闹只是表面,内里是空巢女人的性压抑

点上一只猫 发表于 2020-11-29 14:23:25 | 只看该作者
0 0
 

做有价值的思想分享


来源:四味毒叔

微信号:siweidushu


本期轮值毒叔

卫道骑士·李星文



李星文:卫道不丢人,我是李星文,欢迎收看《四味毒叔》。首先,欢迎林黎胜导演和吴琼编剧两位老师来做客《四味毒叔》。

林黎胜:大家好,我是林黎胜,谢谢星文兄的邀请。

吴琼:大家好,我是吴琼。



《海上嫁女记》描写了空巢中年女性的“性压抑”、“性嫉妒”和“性别消费”


李星文:好,那咱们就正式开聊,先从比较简单的、平滑的问题开始。就是说我也知道这个这两天正在安徽卫视播出的《海上嫁女记》,实际上是从2014年就开始筹备创作,然后一直到今年已经2018年了,那么我想问一下就是当初这部剧的缘起是怎么样的?请两位给聊一下。

吴琼:就是那个时候林老师他是一心想做一部,当下的一个都市女性题材,就是女人戏,那么林老师也有一个初衷,就是他想把女性在家庭当中的这种和子女之间的,在婚嫁问题上一些冲突呈现出来。那我们俩在碰撞的时候,其实就是说最让我们激动的一个点找到了,中年女性她们之所以对子女的婚嫁,特别是跟女儿的关系这么紧张,那我觉得是她们个人就是在两性生活当中其实已经开始失焦,那说得狠一点,就是她们自己有性压抑,所以她们对这个子女的这种关注和投入是过度的。那么这种矛盾我觉得也是来自我自己的体验,因为我家里是三个女儿,所以跟妈妈的关系就是这几十年里面我自己的体会,我觉得是这样。但是其实在真的展开故事的过程当中,当然这个话题还是在尺度上是有很多的折扣的,就是最后我觉得我们在这方面并没有完全充分地表达出我们最初的那样一个意图。另外一个就是缘起,我也在微博里面谈到了,就是想要表现在远嫁,子女远嫁的这么一个前提之下,然后中年女性和这个爱人之间,就是这样一个也是空巢的问题。

李星文:是跟她这个小男友吗?



吴琼:对,其实我们的前提是说何念晴她已经离异多年了,她本身就是一个空巢女性,对。

李星文:年龄不太大的一个空巢女性。


吴琼:对。

林黎胜:是。

吴琼:因为女儿如果嫁人的话,那么她这种空巢就更加有危机感,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对感情和这个我们说第二春有期待的人。

李星文:已经心如枯井了吗?

吴琼:我们如果说她是一个干物女也不足为过,就是她在事业上过于专注,另外就是她在和前夫的这样一个婚姻挫败当中,她其实是对自己再经营一段感情是没有信心的。所以就是多方面的这样一个内心的自困,让她其实对感情她是压抑的,她是回避的。在私生活这方面其实她也是过于压抑的,里面有她和她的闺蜜之间的在这些话题上的一些争执,但是在后来就是播出的那个镜头里面,就这部分内容也被删减了。


李星文:吴琼老师这个解读有点一语惊醒梦中人了,因为我也看了几集了已经,就是觉得蔡少芬演的这个何念晴,有时候她面对生活的这个反应比一般人要大,甚至要有点怪,有点吵闹,但是我就不大清楚,虽然知道说到这个岁数可能会有一些压力或者一些焦虑,问题在哪儿?那您一说我就明白了,您提到了一个可以说是比较敏感的一个词汇,叫性压抑。


林黎胜:我非常同意吴琼编剧的看法,所有母女之间的问题,其实来自于某种意识上的性嫉妒,其实说不好听的,四十多岁的开始焦虑她的一世,年轻人在敞开自己生活,只是在中国文化它不讲。其实我以前做的短片,比如说有一个叫《一半一半》的,比如说像什么《我爱长发飘飘》,我都涉及到女性对性的一个谈论的问题,因为我觉得我们可以行动保守,但是谈都不让谈的话太压抑了。所以其实我知道电视剧是有禁忌的,但是我们隐晦地想了解跟谈一些。当然我们现在也比如说包括前十集很多反应说这个为什么这么焦躁,但我们其实有点故意的,就是原因是什么?原因这个人物需要变化,她在前十集是狂躁,是因为中间她也去看更年期的焦虑,然后到中间到后来她完全是陷入爱情,当王雷这个角色进来之后,他慢慢滋润她,然后慢慢她开始寻找正常,然后慢慢缓解她的焦虑。很多观众反映说怎么这么吵,受不了,可是现实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人,我碰到很多这样的人都会一点就着,那是为什么?那是心理有问题,我觉得我们处于现代的文明社会里头,大多数人心理有问题,我觉得要承认它,面对它,然后疏解它



李星文:,确实是跟那个男的也吵,跟女的也吵,跟闺女也吵。

林黎胜:对,是这样,崩溃了,半崩溃。

吴琼:对,这个其实肯定在剧本阶段不会写得这么的夸张,编剧会用词就是说她突然急起来,突然生气了,但就是演员她在认知这样一个情绪,然后她在再现这个情绪的过程当中一定有演员她个人的风格,所以就是蔡少芬她是这样去演绎的。

李星文:蔡少芬老师带着强烈的TVB的风格。

林黎胜:对。

李星文:她个人也是我觉得,你看后来即使到《甄嬛传》里头演了一个皇后,她后来成了一个表情包,也就说明她,总之她这个表情的幅度会比较大,她延续到这个戏里头了。

林黎胜:是,那场戏其实她演完了以后声音就,失去声音了,当时在现场。因为我觉得我以后导戏我看现场感,如果一场戏在现场我作为导演就入戏被感动的话,我觉得不会有大问题,就是可能我们或许是铺垫的问题,但那场戏其实很多人都反映,我看网上的弹幕有反映说,我妈就跟我这样讲话的,我们这边就母女就这么干仗,因为第一集一切铺垫到那一天的时候她真能爆发。

李星文:但是有这么一个说法,就是我也是听你们创作者说的,就是这个影视艺术它不同于剧场艺术。说如果在现场表演的时候,说这个现场效果特别好,然后这个工作人员都被感动了,要么感动得大笑,要么感动得大哭,往往就是到最后这个影视呈现的时候,可能就有点过。

林黎胜:我同意这个说法,这个同意的说法,也是我多次就拍戏什么的,会感觉说我们当时那么好,为什么现在感觉就差点意思呢?这就涉及到话剧艺术跟电影艺术的一个区别,我非常同意。但是我觉得现在目前我还没总结出来它的,因为我觉得很微妙,可能就是导演的艺术比较微妙高深之处了。


李星文:确实还是,而且这个也不是说是一个铁律了,这都可以探索的。

林黎胜:对。



李星文:确实,这里头就这个女主角的人设,刚才吴琼老师说了一个概念叫空巢女性,或者说空巢的中年女性。

林黎胜:对。

李星文:我不知道就是说你们事先有没有做过一点采风、调研,像这种是不是从数量上来说本身就挺大的一个群体。然后这个剧里头好多人物关系也可以说比较奇葩,像这个年龄相差还挺大的这种姐弟恋,然后这个非常不听话的这么一个女儿,还有就是她有一个偏于“色情狂”的这么一个闺蜜。这些东西也都是,是不是有相当的这个生活观察,所以就想请谈一谈这个就是人设、人物关系的奇葩,这个是建立在什么之上的?

吴琼:就是因为我在学校里面工作年头比较久,那我的学生现在就是有九五后,有1998年出生的,所以他们的父母就是我和林老师这一代人,其实是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这一代人。那我的观察就是当孩子异地求学之后,其实中年夫妇他们的家庭结构已经就变成是一种脱轨的状态。因为在培育孩子的这样一个经年累月的过程当中,其实它是一个三人世界,甚至是多人世界,那么夫妻之间的这种二人世界它是已经不存在了,他们自己也意识到了,所以当孩子离去之后,就是顿然这样一种失落感和内心的无力感,它是非常现实的,这个是我的一个切身观察。再有就是您说这个姐弟恋,这一点我觉得就是其实并不是来自中年女性她们的一个主动的诉求,而是说也是一个生活中的体验、观察。就是如果一个女性她在人到中年之后她离异了,那么她想要再寻找一个伴侣的时候,其实这个决定权是在男性。其实男性选择再婚对象的时候,他们很少考虑同龄的女性,各种原因吧,也出于就是觉得对方经历有点复杂,有孩子,然后有各种羁绊,所以他们可能更多地选择的是年轻一点的女性。

李星文:所以不分男的女的都倾向于去找年轻的,是这个意思吧?

吴琼:反正男性我觉得他是主动去选择,但是女性是被动的,另外您提到就是她那个闺蜜,您用了一个词是“色情狂”。

李星文:加引号的。

吴琼:对,但是我们当时对这个闺蜜的人设并不是这么极端,她只是一个就是在身体方面比较解放的一个人。然后就是作为一个正常的离异的中年女性,她有身体的需求,然后她去通过一个途径把它解决,我觉得这个是无可厚非的。那至于说就是这种途径她是出去猎艳,还是她在比如spa里面她接受一些异性按摩,这个我觉得就是个人的道德判断,那她和何念晴之间我们也是想做一个对比,就是您知道我们这个何念晴是在娱乐界做经纪人的。

李星文:大姐大,经纪人里的大姐大。

吴琼:对,就是这种工作性质吧,就是她身边有这个范娇艳这样的一个闺蜜也是比较正常的,但是她跟这个闺蜜之间就是就这个话题,其实她们俩也是有争执,何念晴从来都不屑于像范娇艳那样去进行这样的一个男色消费,就是她还是希望就是说在一个感情的基础之上和男性产生这样一种情感,就一定是有感情和精神上的一个深入的一个交流之后,那么身体它是自然而然的就是性上就会有这种要求,所以她在这方面你可以说她是保守,也可以说她是死板的。



李星文:她这个要求就高了,这个想达成的难度系数自然就高了。

林黎胜:其实说消费男色这件事也是因为我们这个戏有三个女编剧,当我们在聊的时候,她们给我提供说,你看,做头发的全是小帅哥,然后中年女性、年轻女性、任何女性都找男人给你做头发,然后那些做头发的都轻声轻语趴在你耳畔边上,跟你轻声轻语摸那个,那你说这个玩意是什么心理呢?我们知道公孔雀为什么会长得那么漂亮那全是不是?也是因为生殖上面,我是觉得我们到了可以谈这些,没有避讳。


李星文:不要讳言这些。

林黎胜:就没必要讳言才是。

李星文:现实当中早就这么干了。

林黎胜:对呀,这个我觉得没什么不健康的,这有什么不是,这只是人的一个算性别消费吧 。


事业线和情感线的设置


李星文:那这个剧就是我看她的职业设定是一个经纪人,而且是经纪人里的大姐大,里头也可以说是揭了一些这个娱乐圈的内幕了,你像她那个竞争对手,就那个男的那个经纪人一上来性别很模糊。

林黎胜:花无静。

李星文:花无静,然后就在那做这个一些很享受的一个消费,后来又涉及到说爆料,要控制媒体,要防止扩散,要去争取角色,各种争夺,那这些事情是不是也是我们有意识的,或者说有点想让观众来看到一下,哪怕是娱乐圈的一角,有这方面的意图吗,是这样的吗?

林黎胜:这么讲这件事吧,我们先想人物,我们想写一个焦虑的一个中年人,然后肯定是个女强人,然后跟吴琼老师聊,她说你任何企业都没意思,说林老师咱为什么不写咱身边这些经纪人?我说这个好玩,因为它符合我对一个创作的思路就是说除了人物要有趣,故事也得有新鲜可以劲爆的内容,那么经纪人天生就带有无数多的(话题),刚好我们是做这行的,我身边好多朋友是经纪人。当然我们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是追求故事的极端性,那么我说得很直白一点,那我们就要找这个行业里头最刺激的,最过瘾的,最可以被表现的。

李星文:确实很劲爆,就是你看连我也算是在这个娱乐圈的边缘,也是做媒体的都觉着很新鲜,可能平常好多都是这个饭桌上听一下,但是现在真表现出来了,这个我觉得是非常加分的。

吴琼:谢谢您的肯定。

林黎胜:其实星文兄我还想阐释一下,这个戏我们前面看起来可能是家庭,就是母女之间的对抗,到中间就是事业世界的感情线职场,到后面全是情感戏,就是她跟姐弟恋起来。



李星文:你上来给事业线就对了。

林黎胜:对。

李星文:这个最新鲜,母女冲突其实是比较常见的。

林黎胜:有点老套,所以但是我觉得耐点兴致,耐点兴致,其实第二集有很大的惊喜。

李星文:第二集挺好的。

林黎胜:事业线,你当时给我意见,你就肯定特别想往下接着看这个剧。

李星文:结果一拐弯就走了。

林黎胜:对,好,马上就上来了。


行业的专业性在下沉


李星文:好,那这次这个剧本阶段是等于是林老师和三位女编剧一起来完成的,但是到导演的时候女编剧就帮不上你的忙了,但是你这也大致是完成了一个就是编导合一的这么一个过程,那也想请您谈一下,因为您之前好多剧目都是这样的,是编导合一的,这个有什么好处?然后您自己能内省到的这个编导合一有什么弊端?也都聊一聊。

林黎胜:有好处在于就是能贯彻一个创意,因为我觉得现在因为我也合作过好多导演,我觉得毕竟是两个个体,两个创作者之间,经常会碰到你的想法跟他想法完全不是一条边,不是谁高谁低的问题,而是对一件事情的思路跟看法不一样,为什么很多编剧跟导演之间合作完就崩溃,所以也是基以这样的原因。但是我觉得这是好处,就是因为我觉得一个电影也好,一个电视剧也好,它只能一个声音,电影是个专制的艺术,是吧?,所以有个坏处是什么呢?如果就是你过于这个只有一个创意的时候,那么你可能一条路走到黑可能会出好的东西,但同时也有可能就走入偏门,因为走入就是完全就是过于个人或者过于固执的东西,所以在这过程中我们也努力跟合作者聊,但我觉得。说个题外话,我觉得现在的环境真的不是太好的原因是,我认为每个行当的人都越来越被世界,就各种票房流量跟世界变了,就是变得散了、垮了。在剧组以前的敬业的精神逐步在降低,这个是很崩溃的一件事情,可能特别大的导演特别大的他们会觉得好一点,但是在一般的剧组里头不是那么强大地去主流。我觉得真的说实话,我认为应该批评每个行当,我觉得每个行当都在下坡,这是我认为所有从业人员应该有感觉,应该引起注意的,这样下去,我们中国的影视肯定完了。

李星文:是不是有点已经是就说,对于导演这个其实是一个艺术的职位,艺术上总把关,把控、监督的一个职位,他不能把主要精力放在艺术创作上了,是不是在剧组生产阶段相当程度上,是在协调各种人际关系,或者说督促各部门,起码得上到六十分。

黎胜:就是督促各部门完成你基本应该完成的工作,有时候为什么导演现在火气都很大的原因就是,就是各个部门没有一个部门早点,我们找的也都是专业级别的人,只能说明说环境逼得这些人都越来越不去搞专业了,所以我感觉更大的危机。因为我其实就两三年才拍一个片子,我主身份还编剧,我拍个片子,我每拍个片子我就觉得,怎么现在人这样?



李星文:行业又下沉了一截。

林黎胜:对,我就能感到台阶一节一节下,所有的创作人员都在往下台阶走,很可怕。

吴琼:当我了解到就是林老师和那个山影,他们在制作过程当中的一个资金投放的比例,就主要就是演员的酬劳和这个制作费用之间的一个比例之后,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就是能和这样的团队合作,就是他们其实在制作方面投入的比例是非常高的,我们的制作费应该是占到60%。

吴琼:然后也遇到了山影这样就是说一贯比较注重品质,比较注重这个作品的在制作层面的一个精良的这种团队。就是很多的场景的精心的选择,然后服化道美术的一个精准的不惜血本的一个搭建,还有就是视听语言方面这种精心。其实虽然林老师说他在制作过程当中他也是有一些失望,就是对某些团队的表现,有失望,但是我觉得他是标准是非常高之下的一个失望。但是从我就是作为编剧也好,作为观众也好,我觉得就是我们这个戏在这方面其实是投入还是在制作上非常大的。

李星文:确实,我想硬件应该林导是感觉到是会有保障的,但是林导刚才吐槽的那个东西,我觉得更多是一种软件上的事。

林黎胜:是。

李星文:就是人的精神状态和职业精神可能是不如以前了,这是全行业的一个说的严重点,这个就叫陆沉了。

林黎胜:我是读历史出身的,资料收集是我的拿手。我现在还是的理念就是说,什么题材我们先体验生活,去找历史,找那感觉,然后找人物困境,然后从人物困境故事自然就来了。现在都着急,票房、收视率、点击率都看了,那些浮在表面的我认为都是不可思议,不可相信的东西,然后不去挖这个东西。所以我觉得恰恰是因为,我们现在故事做的不到位,人物做的不到位才是滑坡的第一层,就是从我们编剧开始滑坡。



不论什么题材,剧本设计都要从人物开始


李星文:您这个一直认为是,剧本它就是一个设计的过程,剧本就是成品的一个施工的图纸,您这个图纸是从人物开始的。

林黎胜:是。

李星文:我看林黎胜导演还有过一个行业剧《柳叶刀》,这个是医疗行业的一个作品,后来我看就是您的老搭档姜伟导演不是去年刚播了一个《猎场》,这也是一个行业剧,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对于行业剧方面也想请你们两位聊一聊,应该是怎么样的一个创作心得?

林黎胜:其实医疗剧我算比较早写医疗剧的,我写了两个,一个叫《最后诊断》,一个叫《柳叶刀》。所以这两个戏都是写两个男人之间的一个纷争的事。因为这我认识了大量的医生朋友,然后当时我借鉴其实是《白色巨塔》,就是日本在医疗剧上面是极端发达,然后美国的现在那个帅哥演的那个叫《急诊室的故事》,还有我最喜欢的是《格雷的解剖》。其实是行业剧,我要探讨的是人性的缺陷,我觉得同行咱们不瞎批评,我认为行业我觉得现在唯一的思想就是,第一,我觉得大多数大家对行业不是很熟。第二,我认为在行业之中还得写人,而且是写这个行导致的这个人性的缺陷是放大,比如说我们看《华尔街之狼》,看《华尔街之狼》到后来这个,我们看到他大量的各种疯狂的动作。

李星文:小李。


林黎胜:对金钱的看法,我们说这个行业会改变人的性格。所以其实在我们这个戏,回到这个戏,经纪人这个行业会改变她的性格,就像老师这个行业改变我的性格,我现在变话唠,我以前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行业改变人的性格,让我的人性的缺点全暴露出来,很讨厌,我觉得很讨厌,因为她拥有了极大的行业特征。

吴琼:其实就是在2000年到2005年之间,我是创作比较密集的,就是在那几年的这个创作过程,当然也是当时的一个创作语境,大家都比较关注社会现实,不会像现在这样就是写家庭戏也好,写爱情戏也好,就是把这个社会背景和职业背景都架空了,是悬浮式的。那我们那个时代是事业、职业、社会,它是非常重的一个剧作表现的内容,而感情是穿插在其中的,所以这个是就是我们的一个创作观念,那么到今天和林老师这次合作也是把这个观念贯彻下来了。那么对于就是说行业剧本身的认知,在我看来就是中国的行业剧还是在东施效颦的一个状态,不论是和美剧,和日剧相比,我们显然是没有遵循一个现实主义的原则去表现行业,那么和韩剧相比,就是在对于就是行业当中的人性、人情的这样一个刻画,也是偏于表面化。

我们在表现那个情感题材或者是这种都市婚恋题材的时候,过于地架空社会背景,这样就感情它变成无水之源了。

李星文:现在现实主义得到大力的提倡了,接下来肯定是,是不是现实主义不知道,但是现实题材的作品的比例一定会巨高,我们看看接下来这个现实题材能不能做成真正的现实主义。

林黎胜:对,我也觉得你这个判断是对的。


不同“流派”的演员如何弥合起来?


李星文:这次对您来说可能还有一个难度,就是我看这个演员的组成就有点多国部队。

林黎胜:是。

李星文:蔡少芬这是TVB那边的,王雷算是咱们这边中戏毕业的,人艺这边出来的,可能演正剧多一点,张檬她又是华策的演商业剧会多一点,从这个演员构成来看,出身也不一样,可能他的表演体系也不一样,造诣可能也七长八短的,这个您是不是得花很大的功夫,才能把他们弥合到一起?



林黎胜:星文兄弟你是行家,一看就看出这个问题跟症结,就是其实在这个过程相当之难,就是说比如说姐弟恋,我们定好了这两个演员,我们整个主创也都在想说怎么让他们产生CP感。我们是基本定好演员以后,我们还整个团队还从头开始改了一遍剧本,那么在这个过程中要让它设立各种CP感,跟各种让他们产生感情关系的细节之外,那对导演来说最关键一个是视听,一个是表演,怎么让TVB跟王雷算是,因为《平凡的世界》,我对他有印象就是那年白玉兰我是评委,他那时候,星文兄那时候也在,我们知道就是说,所以他们完全是不同风格的,一个中戏一个TVB。

李星文:说的语言还不一样,蔡少芬还是说粤语。

林黎胜:不一样,都是配音。

吴琼:港普。

林黎胜:所以对演员的考验也大。

李星文:还不如说粤语自如。

林黎胜:对,因为蔡少芬她自己想要说普通话,她说这一关我要过我才会很好地体验,所以她从一起手,普通话说得不好到后来她说的可能比我都好,对,比我现在都好。

李星文:而且她有一个自我训练的一个优良条件,家里人是说国语的。

林黎胜:对,而且她很努力,因为她的助理都是这样,所以她会把剧本让助理念给她听,然后她能写。当然有很多像你很急的,很情感戏的时候,她就喷出粤语,大家现场都不好意思都想笑,都不敢笑,这个是情不自禁的没办法。所以我们回到演员说确实是有点各种路数,所以难度在于把他们揉巴成一个整体确实是有一定的难度。


“不是所有以女性为主角的剧都适合用女权来贴标签,重要的是她们的困惑和危机”


李星文:这个问题问一下那个吴琼老师,您近几年其实是减产了,减产的原因是看到这个影视行业多多少少有一些乱象吧,觉着自己稍微保持一点距离,那么同时作为这个高知女性的往往就是在自己的作品当中都会喜欢投射一点这个女权意识在里头,我不知道在这个专门写四十岁的熟龄女性的这个剧里头,您是不是也有意识地把这种意识放进去了?


吴琼:会有对女性如何自处?如何那个和这个世界达成一种和解的这样的一个意识和思考在里面,这是肯定的。但实际上我觉得用女权来定义或者是打贴个标签,这倒不一定适合。就是我们要表现的其实是女性的一个困惑和危机,或者她内心的一种恐惧。那么对这个人物的定位,包括母亲的定位,女儿的定位,如果我用一个有点粗话来说的话,其实是想表现她们在最初这样一个十集的状态是一种bitch的状态。就绝对不是一个淑女是一种温文尔雅的高知女性精英的状态,那为什么她会有这种感觉?就是包括现在观众也感觉她们过火,吵吵闹闹然后反应都不是正常人的反应,比较奇葩。当然演员可能有一个度的把握的一个,就是说她们演员所理解的这样一种夸张和情绪放大,和我们编剧在文字上呈现肯定是有差距。但是编剧就是说初衷是想表现就是这些女性,她们没有那样的一种所谓女权的意识,但是她一定是有一个自我表达,关注自己在这个各种人际的关系当中,各种生存的一个境遇当中,她要找自己,她要找到她自己,这个我觉得是大家都能理解的。其实是比较平权的吧,我是推崇平权主义。



李星文:看来你们女编剧跟我们女写手还是不一样,我们这个公号女写手就是专门以主张女权,然后就能在网上大众欢迎,这样的成功的案例非常多。那么就是刚才已经说到了,说这个剧,到这个中间的时候事业线方面会展开。

林黎胜:对。

李星文:会有这个浓墨重彩的描写,我也想听听就是这个,因为这个事业线跟娱乐圈跟我们从事的工作是有关系的,有哪些比较好的话题可以在这先,不是说剧透,就是先阐述一下。

林黎胜:因为其实就涉及到何念晴底下头号明星Angela,我是觉得每个人物,还是回到人物,每个人物都有她的心魔,Angela有一个巨大的心魔,不透露也没事,Angela以前是酒精上瘾的,是个心魔。

吴琼:还可以稍微透露一点,就是其实就是何念晴她事业的危机就是一个背叛,那么在这个背叛当中,其实她最受伤害的不是经济利益的损失,不是公司事业的一个困境,而是她情感上她受不了。那这也是我们理解的就是第一代经纪人的一个特点,就是第一代经纪人她们其实跟明星跟艺人相处就是像家人一样,是老妈子也好。

李星文:亲妈也好。

吴琼:嫂子,对,是嫂子,是什么这个弟媳妇,就都是这种感觉的。我们希望在何念晴身上比较多地呈现这一代经纪人的特点。那么第二代经纪人可能更多的就是一种事业管理,就是比较国际化就是manager那种感觉,她不会在私人情感上介入得太深、太多。那么因此就是说何念晴在事业上的这个危机,更多的其实是她多年的心血,她的这种情感的投射、投入,遭到了一个背叛和打击。

李星文:好,咱们就不再继续往下聊了。

林黎胜:剧透了。


对《海上嫁女记》争议和槽点的回应


李星文:看剧了。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海上嫁女记》播出以后,观众也给了很多的反馈,想请两位,一个是回应一下观众,或者说也可以谈谈对当下的观众是怎么一个判断?

吴琼:对,就是从播出第一天开始,我就是一直在刷微博,刷豆瓣,然后刷爱奇艺的评论,确实这几天被折磨得很惨,但是我的困扰就是说我在这些评论里面到底能看出多少真实的东西,因为我也知道就是自媒体也好,快媒体也好,它很多评论是有一些背后的力量。

李星文:水军。

吴琼:对,就包括对某个演员他的脸部的这样一个整容的问题,就是大量的评论,就是完全不是在谈故事、谈剧情,谈对这个戏的看法。


李星文:这个好像恰恰也是当下观众的一个特征,就是他关注细节。

吴琼:他不是细节,我觉得他关注的是追星的那个部分。

李星文:还有关注争议的部分。

吴琼:对,这个演员他演任何戏他都不去管内容,就是大量地就上百条、几百条的评论,全部是谈这个演员他的脸坏了,所以这个我就是比较崩溃,然后我不知道怎么去回应。我唯一想要去借您这个平台去说的,就是我们在故事的这种进程上,可能是有一个失策的考虑,就是我们把母女把家庭的这个纠葛放在了首位,所以流失了很多观众,那这个是我们做编剧要去反省的,原因是什么?原因就也是在剧本创作的时候,来自制片方的意见,来自我们女性编剧团队的一些重要的意见,她们认为就是姐弟恋是接受程度越来越差了。

李星文:就往后放。

吴琼:她们觉得女人四十五、四十四,男人是三十六七,这个年龄跨度太大,大家不接受这种姐弟恋,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当时就是在创作的时候的这样一个就是说选择的一个就是说错位。那么也造成了我们在叙事的时候就把这部分在前十集其实是淡化了,让他们来电的太晚了,所以这样就是很多我比较信任的朋友和亲戚,他们说我们想看姐弟恋,我们想在这个前五集就看到他们之间是有火花的,有这种碰撞的,但是你们不给我们看。



李星文:这也算是有点焦点失准了。

林黎胜:对。

李星文:这个没关系,下回再战。

林黎胜:我觉得目前,前十集其实就三个槽点,一个Ada的配音问题,就是配音有个适应的过程,而且由于后面情绪平衡下来,你会觉得就越来越,所以它是一个适应的过程。然后就是说的第二个槽点,就是整容问题,我觉得现在就是,刚才吴老师也说十条、一百条,如果都是光一个戏就是说某演员整容整失败了,那我觉得这种评论我不是很关注,况且我认为这背后一定有黑的因素在里头,因为偶尔我看一下一百条里头,九十九条都是这个,那就说明说,那这完全是我认为是不正常的现象。

李星文:可能有一批爱发言,他的关注点就在那。

林黎胜:对,但是我认为不太正常。第三个是收视率的问题,我只想用马尔克斯的一句话就是说,当很多年以后,我们如果来谈论现在的收视率的时候,人们会觉得这连个屁都不是。

李星文:非常的掷地有声。

林黎胜:我希望这句话播出来,真的。

李星文:这句话肯定给你播出来。

林黎胜:对。


李星文:今天聊得非常真诚,也非常有料。

林黎胜:谢谢星文老师。

李星文: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谢谢收看。


扫一扫更进一步接触影视行当!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 2017-2018 hebwjwc.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