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粤语音乐分享社

中泰外交一段鲜为人知的秘闻:泰国小兄妹作为“人质“被送往北京,总理待之如己出

暹罗拾珠 2019-03-17 08:03:20




经过几天奋战,我终于读完了面前这本厚厚的英文自传体小说——《龙之珠》(The Dragons Pearl)。


 

掩卷沉思,感慨良多。

 

感谢本书作者常媛(สิรินทร์ พัธโนทัย),为我们披露了冷战时期中泰关系鲜为人知的一段秘史。泰国銮披汶政府表面上极为亲美,不仅派兵参加朝鲜战争,而且将美国拼凑的“亚洲版北约”——“东南亚条约组织”总部设在曼谷,秘书长也由泰国人出任。但是,事实上,銮披汶一直没有放弃与中国建交的努力。

 

他的密友——常媛的父亲桑先生在对古代中国朝贡制度进行深入研究之后,决定仿照古代小国对“天朝上国”示好和效忠的做法,将一对儿女秘密送往中国,作为“人质”,以表心迹。这对小兄妹被通过秘密渠道,送至中国首都北京,成为中泰之间联系的重要纽带。尤其是妹妹,也就是此书的作者西林,中文名为常媛,一直待到文革中后期,才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照下,离开北京前往英国。之后,又促成中泰“乒乓外交”,并一直在中国与泰国以及西方世界之间扮演着桥梁和纽带。(欢迎关注暹罗拾珠公众号(微信号:xianluoshizhu))

 

常媛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用英文出版了这本揭秘之作,为后人研究中泰关系以及当时中国的政治、社会现实提供了全新的线索与视角。她本人育有二子,分别取名为念周(周恩来)、念廖(廖承志),以纪念在中国的峥嵘岁月。


 

(1978年,常媛带着常念周回到北京,邓颖超怀中的便是常念周)


世界真的很小。我曾受邀参加一个中泰关系学术研讨会,参会的正式代表中,除了我是外国人外,还有一位长着西方面孔的男士,面庞英俊,气宇轩昂。我揣摩着他的身份,以为他是西方某国驻泰使馆官员或者是访问学者。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他竟然就是常媛长子常念周。与传奇人物面对面交流,顿时自己也有了乱入历史的感觉。

 

今天,暹罗拾珠就和大家一起聊聊这段历史。 

 

远离故土赴中国,左看右看总不如

 

1956年8月的某天,弯威和西林这对小兄妹在保镖的护卫下,由泰国抵达缅甸仰光。在中国驻缅大使姚仲明的安排下,转道昆明,去往北京。

 

小兄妹对北京的第一印象非常一般,甚至有一些排斥。常媛在书里写道:“用泥土和砖头砌成的房子非常丑陋,甚至没有粉刷,不像泰国民宅的五颜六色,也没有高楼大厦、宽阔的街道和熙攘的车流。只有极少数的破旧不堪的公共汽车和偶尔经过的卡车和轿车,它们被淹没在马车和驴车堆里,在那样污浊的环境中还夹杂着几头骆驼。”

 


“中国物资极为匮乏。没有可口可乐,没有糖果,没有好吃的甜食,没有精致的巧克力,没有英国的内衣、手提包和发卡。外观丑陋的中国鞋子,毫无款式可言,是用廉价的布做成的。”

 

这对小兄妹失望透顶,想立即打道回府。但没有想到,等待他们的竟是漫长的在华岁月。(欢迎关注暹罗拾珠公众号(微信号:xianluoshizhu))

 

总理视之若己出,香凝亲赠中文名

 

尽管銮披汶和桑本意是将他俩作为“人质”送到中国,以向中国领导人表明,他们将不遗余力地推动中泰友好。不过,周恩来总理不仅未将他们看作“人质”,而且,还以中国人特有的好客之道,待若上宾。

 

这对小兄妹在北京受到了国宾般的礼遇。周总理为他们安排了一栋清朝高官的老宅子,并且配备当时最为先进的供暖设备。此外,还安排了曾在泰国生活过的司机、厨师、警卫,负责照料这对小兄妹的生活。


周总理还邀请他们到中南海家中做客,对他们的生活关怀备至,并鼓励他俩好好学习中文,将来为中泰关系作出贡献。周总理说:“你们就把我家当做自己的家,这里的门永远向你们敞开。”



1956年国庆节,他们作为周总理的贵宾,受邀到天安门广场观礼。在那里,他们有幸见到了毛主席和其他中国领导人。当晚,他们又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焰火表演。


 


之后,他们的母亲、桑先生的夫人受銮披汶委派,秘密来京与周总理商谈中泰关系。周总理在中南海接见了她,并说:“我把您的先生视为好朋友,我和他英雄所见略同。我向您保证,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亲自照料您们的孩子。请转告您先生,务必小心,他这样的人是中情局和蒋介石国民党特务在泰暗杀的首要目标。”(欢迎关注暹罗拾珠公众号(微信号:xianluoshizhu))

 

果然,就在桑夫人在京期间,桑先生在曼谷銮披汶府邸附近经历了一次蓄意谋杀,幸好安然无恙,只是略受轻伤。

 

在桑先生的推动下,銮披汶政府致函周总理,邀请他在访问柬埔寨时,顺道在曼谷机场停留,进行短暂非正式访问。但为了不给銮披汶和桑增添麻烦,周总理放弃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因出访时间较长,周总理将这对兄妹托付给廖承志代为照料。从此,常媛兄妹与廖家上下结下不解之缘。



廖承志的幽默风趣吸引着常媛兄妹,很快他们便融入了廖家。廖承志的母亲何香凝女士根据桑先生和小兄妹们泰语名字发音,以粤语译法,给他们分别取名为常怀和常媛,并命廖承志呈送周总理审批。何香凝非常疼爱常媛,称她为“大眼孙女”,常媛则称何为“阿妈”(外祖母的意思)。

 

初入校园苦楚多,总理关怀入佳境

 

在总理的关怀下,常媛兄妹到北京市第一中学就读。最初,他俩非常不适应。比如,为了表示尊重,上学第一天,常怀身着西装,常媛穿着丝绸棉袄,结果当走在学校里时,却被众人讥笑,如同小丑一般。

 

就餐环境和食物也令他们感到失望,即使他们被特别安排与教师们共进午餐。“粗糙不堪的木头桌子和硬板凳。就餐者有的坐着,有的蹲着。他们把骨头和剩饭扔在桌上。馒头几乎是黑色的,没有一点味道,非常油腻。人们吃饭狼吞虎咽,根本不注意吃相,大声打嗝则是家常便饭。”

 

还有厕所问题。学校里的蹲坑式厕所臭味扑鼻,环卫工人一星期打扫一两次,上一次厕所,人身上和衣服上全天都有臭味。常媛无法忍受,只能找借口逃学。

 

出于安全考虑,组织给他俩配了一辆高级轿车,接送上下学。可是没想到,放学时,当学生们看到他俩乘坐着高级轿车离开时,指指点点,甚至充满敌意地谩骂。甚至有学生冲着常怀喊“打到美帝国主义”,并在墙上张贴反美标语。

 

在周总理的关心下,问题得到了解决。尽管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保密的,但学校上下都知道了,他们是“周总理的孩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兄妹与同学们相处越来越融洽。常媛的同桌是陆定一的女儿,她因此得以受邀去陆府做客。她也去过穷苦同学家,看到了真实的中国社会。

 

暑假时,周总理决定让常怀和常媛游览中国,以了解中国情况。他们在总理办公室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游览了杭州、上海、无锡和苏州。常怀特别喜欢繁华绚丽的大都市上海,他认为“这里像曼谷”。

 

回到北京,周总理邀请他俩去中南海游泳池。在那里,两兄妹见到了众多的中国领袖,毛泽东、刘少奇、陈毅、贺龙、李先念等等。他们的名字早已被写入中国革命史,这是常媛最感兴趣的一门课,她甚至取得了全班唯一一个满分的好成绩,这让其他中国同学感到汗颜。

 

中泰关系渐升温,孰料平地起波澜

 

此时的中泰关系正沿着周总理和銮披汶的计划,有条不紊地推进,双方都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促成两国关系的实质性进展。

 

各种泰国代表团接踵而至,周总理都亲自接见,常媛兄妹则小心翼翼地待在后台。然而,纸包不住火,美国人对此极为不满。周总理对来访的代表团说:“只有两国正式建交后,銮披汶总理才能亲自来访华。他会受到我国人民和政府的热烈欢迎,如同我们对待印尼总统苏加诺一般。”他对常媛说:“在我死以前,我要访问泰国,对于它的美丽我早有耳闻,我要亲口尝一尝它甜蜜的椰汁。”


 

但是,美国人的耐心是有限的。1957年9月的某天,廖承志突然来常媛住所,神色凝重地告诉他们,披汶政府被沙立元帅发动的政变给推翻了,披汶已经逃离泰国去往柬埔寨。(欢迎关注暹罗拾珠公众号(微信号:xianluoshizhu))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中泰关系立刻陷入困境,而这对小兄妹所身负的使命也因披汶政府的倒台也失去了意义。



但是,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周总理给他们吃了“定心丸”,要求他们继续留在中国,因为他们的父亲“在改善中泰关系中所做出的巨大的贡献”。而且,周总理还写信给桑先生,表达了对他受到新政府迫害的担忧,邀请他来华居住。但桑先生希望继续留在泰国,为信仰而奋斗。

 

但是,始料未及的是,在泰国政治发生地震后不久,中国国内掀起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在政治狂飙之中,常怀和常媛又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呢?这两颗“龙之珠”最终又是为促成中泰建交发挥着怎样的作用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欢迎关注暹罗拾珠公众号(微信号:xianluoshizhu))


往期回顾:

泰国秘密使团访华功败垂成,中泰建交历史差点提前二十年

泰国亲王:周恩来是“王子”,是“天生的外交家”

泰国军队最初如何登上政治舞台?

政坛宫斗,这个国家绝不输给泰国

世间再无普密蓬

巴育访美与美式民主之虚伪


如需转载,需经本公众号允许。并注明暹罗拾珠公众号及二维码。






如果希望能经常阅读到本公众号团队为您呈现的泰国研究作品,请扫描以上二维码,关注“暹罗拾珠”公众号。

 


暹罗拾珠

努力打造泰国高端研究第一公众号